必赢手机app下载 / Blog / 医学科技 / 亲身经历者访谈录,帮家属摆脱无助困境
图片 2

亲身经历者访谈录,帮家属摆脱无助困境

医护人员跳槽到养老机构是一种什么体验?

数据表明,截至 2015 年底,全球共有失智症患者 4680 万人,平均每 3 秒就有
1 人罹患失智症,预计到 2050 年将达到 1.315 亿人。目前中国有 1500
万失智症患者需要专业照料,但各方面的应对措施尚未准备好,致使很多老人出现走失并或丧失生活活动能力时,家属才勉强接受老人患病这一事实。

养老机构的工作和医院的工作区别在哪里?

随着养老问题逐渐被社会广泛关注,相信我们医护工作者们也会好奇养老服务机构工作是什么样的吧!为此,笔者来到位于南京仙林的一家高端养老机构,对该机构内的主管医生、护士长、护理团队以及院长进行了采访。

毕业于东南大学临床医学专业的齐医生

笔者首先采访到的是齐医生,她毕业于东南大学临床医学专业,从事全科医疗专业
20
余年,擅长老年人常见病及多发病的诊疗、康复和慢性病管理,现任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主管医生。

笔者:可不可以分享一下您决定加入养老机构的心路历程?

齐医生:「我本来是学全科医疗的,在之前工作的医院也会接触到很多老年病人,老年相关的医疗工作也就越来越熟悉。再加上看到现在咱们国家老龄化问题这么严峻,我也很希望能投身这项事业,为老人们做些什么。当然,我也曾因为有没有事业单位编制的问题而纠结过,但这几年经过学习、适应和磨合,在养老机构内的工作越来越有成就感,还是觉得这个选择是对的。尽管工作量很大、但我还是对现在的工作状态比较满意。」

笔者:对您来说,从医院转入养老机构后,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齐医生:「从事养老服务以来,更加体会到医养结合的重要性。医院的工作更趋于医疗专业性,人性化弱一点。养老机构内则以老人的舒适开心为主,人文关怀更加重要。现在我的工作重心是在风险管控、全人全团队的管理上。

我在养老机构内学到了很多医疗专业以外的东西,提升了自己的全面能力。比如说,在养老机构内沟通非常重要,个人的心态也要及时调整。其实我本人性格是不善言谈的,但是这份工作对我的要求是,必须要重视交流,要学会「说话」——和老人说,和家属说、和团队成员说……对我的沟通能力是很大历练。尤其是当家属、老人和机构三方出现意见不统一的情况时,作为主管医生,必须要担起三方协调的重任,把握分寸,寻找解决问题的突破口。」

18 年三甲医院一线临床护理经验的护士长佳佳

第二位受访者佳佳毕业于南京医科大学护理专业,拥有 18
年三甲医院一线临床护理经验, 10 年团队管理经验,2016 年 7
月加入南京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担任护士长职务。

笔者:作为护士长,在养老机构与在医院工作有什么区别?

佳佳:「首先,要慢下来。在医院工作是快节奏的,用跑的,脚下好像踩了轮滑鞋。比如发药,在医院因为高强度的工作量,护士发完药对这个病人的工作就暂时告一段落。在养老机构却需要放慢脚步,陪伴长辈。同样是发药,这里不仅需要替长辈进行药物管理,药物分发,还需要确保长辈服下。遇到不愿意吃药的情况,需要去和长辈沟通,照顾长辈的情绪,既不是强行喂药,也不是置之不理。

另外,在医院,病人痛苦会自己说出来,会有明显的症状;而在养老机构,很多长辈不会表达、症状不明显,需要我们有足够的观察力和预判能力。

仅仅是娴熟的技术能力是不够的,还需要有沟通能力和耐心,良好的情绪管理能力。在养老机构,我们需要花心思和时间去与长辈沟通、陪伴、了解他们,照顾好长辈的情绪,让他们感受到你的关心。只有得到他们的信任,才能进行工作!」

笔者:在工作方式上,对待养老机构内的长辈和对待医院内的患者有什么不同?

佳佳:「医院是以治疗为主要目标的医疗单位
,而养老机构是以保障长辈的中长期生活质量为目的的,初衷不同,所以在工作方式上会有很大差异。我想强调两个关键词。

第一个关键词:「评估」

每一个新入住的长辈都需要做深入的评估:病史和生活能力,饮食、听力、视力、如厕等等。比如,听力问题需要细化到受损的是左耳还是右耳,并通知全部团队都在听力较好的一侧与长辈说话。一次评估是不足以了解长辈的所有情况的,我们会在长辈入住一个月之后再次与家属进行总结会议,去与长辈家属沟通长辈个人护理计划和个人生活计划。另外,评估工作不仅仅局限在评估量表填写,在长期照护的过程中还要不断发现新问题,随时补充和完善每位长辈的护理计划。

第二个关键词:「多学科团队」

当长辈住到我们的机构后,主管医生会带领我们会召开多学科会议,我们需要根据每个长辈的情况在制定计划时有所侧重。如果有平衡问题和跌倒风险,那么我们需要尽快安排康复训练计划,需要与康复师沟通;如果是有失智症状,我们需要优先做认知评估,制定认知训练计划,需要有心理咨询师沟通;而对于身体相对健康的长辈,我们则需要侧重空闲时间的活动安排,需要与活动策划师沟通。必须记住,专业的养老服务是依靠多学科团队完成的,需要充分地协调各个团队的工作安排。」

笔者:作为养老机构的护士长,您每天的工作安排?

佳佳:「每天早上,我会在每个入住单元巡视,到长辈的房间和长辈聊天,同时了解我们的团队是否工作到位。尤其是对于新入住的长辈,护士和护理专员是否在执行计划的时候能够到位,是否有疑惑,或者会发现新的问题,以及对长辈的照顾重点是否清晰。

10 点半左右,
我会到护理站观察护理专员交接班。我们的交接班与医院不同,内容都是生活上的,比如长辈的精神状态、饮食和排便的状况等。

下午 1
点后长辈开始午休,我会为我们的护理专员进行在岗培训。他们平时工作很辛苦,然而培训也是不可忽视的。我一般直接在居住单元里培训,主要针对早上巡视时发现的问题做具体的指导,及时解决。

下午 3
点后,长辈陆续午休结束,吃过点心就会去参加集体活动。这时除非有特殊紧急情况,我就尽量陪在长辈身边,陪他们聊天,参加活动。下班之前,我会查看第二天的分工安排是否合理,再检查当天的所有交班内容是否完善。」

笔者了解到,目前社会对养老护理人员还未产生足够的重视和认可。一方面,这个工作的专业度很高、责任重大,但是另一方,整个社会对这一行业的认可度不足,甚至得不到家人的理解。一些人选择放弃,然而毅然留下的,都是真心专注于养老服务行业的人。他们从每天清晨开始,一直到长辈入睡,在长辈穿衣、梳洗、如厕、用餐、入睡的每个时刻,都守护在长辈身边。

图片 1

领养一只记忆兔 换取一次免费「喘息」服务

今年 7 月中旬起,在江苏省红十字会的支持下,
由江苏省红十字会联络与合作中心及南京市心贴心老年人服务中心合作的「喘息服务」项目开始启动实施。项目将挑选
100 户家庭在年底内向其提供每月一次的免费服务,并希望在 2018
年扩大服务的家庭数量。

为助推「喘息服务」,来自法国的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特别发起「守护记忆的时光公益涂鸦展」活动,动员市民参与认领涂鸦「记忆兔」,并捐赠
50
元善款给到红十字会,由南京市心贴心老人服务中心为失智老人家庭提供免费的喘息服务。为此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购买了
500 只记忆兔,同时向红十字会旗下需要帮助的家庭拿出 100
天免费入住的机会。

上周末,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在仙林金鹰湖滨天地举行的「领养一只记忆兔,换取一次免费喘息服务」主题公益活动效果非常火爆,上百个南京家庭参与。记者问一位家长为什么参加这样的活动,她表示自己家里就有失智老人,自己一边照顾小孩,还要照顾老人,非常辛苦,看到这样的活动感到很欣慰,就希望贡献一点点力量,为和自己同样处境的家庭送去一些帮助。「捐赠兔子还可以得到一个证书,」小朋友补充道,「证明我为爷爷奶奶们送去爱心了。」

不要轻视「爱忘事」 失智症并非正常老化

刚刚吃过饭却不记得,亲朋好友名字叫不上来,生活几十年的街区也会迷路……见到老人出现这样情况,很多人不以为然地认为「人老了都是这样的」,殊不知这正是阿尔茨海默病患者的早期症状。阿尔茨海默病作为失智症最主要的代表,早期十分难察,却也正在慢慢侵蚀老人健康。很多家庭都是在老人病情恶化,完全丧失生活自理能力,甚至因病去世之后,才明白原来老人最开始出现的记忆障碍和语言障碍是患病的征兆。

其实失智症早期可以通过一些药物干预,控制病情恶化的速度。当老人疾病达到中晚期时,专业人士的介入就必不可少了。由于家属的认知有限并迫于支付的压力,大部分失智老人是在家接受照顾。但无论是子女还是保姆,都缺乏这方面的专业照护知识和手段,尤其需要专业的居家服务。

社会力量加入 为失智症家庭提供帮助

南京市心贴心老年人服务中心成立于 2001 年 8 月,现有正式员工 10 人,400
多名兼职员工均经培训后持证上岗,中高级工占 60%,服务独居困难老人 2600
余名,低偿购买服务老人 3100 余人,为 2400
多位老人服务过,开展项目活动惠及老人 1.8 万人。自 2016
年起,心贴心协助失智老人家属成立了南京市失智家属联谊会,以帮助面对相同境遇、相似痛苦的家属们能够聚在一起,互相倾诉,互相帮助。中心也与很多专业的照护单位合作,为失智老人家庭提供专业的筛查和指导。

欧洲专家「欧葆庭」提供专业失智照护

中度及以上程度的失智老人有着很高的日常生活安全风险,居家护理难度过大,在我国医疗资源需要优化分配的大环境下,入住一家专业的医养结合的养老院是失智老人家庭的最佳选择。法国欧葆庭集团是欧洲最大的养老康复集团,成立于
1989 年,至今旗下经营 775 家分支机构,遍布全球 10
个国家。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是欧葆庭集团在中国的首家医护型养老中心,坐落于风景优美、交通便利的仙林鼓楼医院园区内。该项目是中法建交
50
周年重点合作项目之一,按国际最高标准打造,是欧洲标准与中国文化相融合的老年人长期照护机构典范。

独具特色的记忆照护生活区

以法国为代表的欧洲国家在上个世纪 80
年代就相继进入老龄化社会,因此,在老年人的长期照护、医养结合的养老机构管理方面,都有着很多经验。成立于
1989 年的欧葆庭如今已经为全球老年人提供专业服务近 30
年,尤其是在失智老人照护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

记者了解到,欧葆庭会使用一些专业量表,为失智老人的照护等级进行评估。根据评估结果,判断这位老人是否需要入住专门为失智老人打造的记忆专护单元。在全球
700
多家欧葆庭的分支机构内,每一家都会设有「记忆专护单元」,适合患有中度到重度的失智症的老人长期居住和生活。

「记忆专护单元」位于建筑物的一层,入口处设有密码锁,以保证其中居住的老人不会走失。室内的活动区域宽敞、明亮,摆有很多柔软的玩具和塑料的鲜花等装饰品,在保证老人的安全的基础上,打造优美的生活环境。记者看到,每个房间的门口都设有「记忆盒子」,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到:「失智老人难以记住房间的号码,所以在我们门口的记忆盒子中摆放一些他们常用的物品,比如梳子、茶壶之类的,帮助他们认出自己的房间」。
单元内还设有专属的户外花园,方便居住的老人安全地在户外活动,呼吸新鲜空气、照料小植物。记者感受到这个空间既可以供失智老人自由的活动,又能给他们很强的安全感,还不会打搅其他居住的老人,真的是独具特色的设计。

欧葆庭邀您体验专属照护计划和丰富的非药物疗法

欧葆庭集团的全球医疗总监白灵达博士是欧洲著名的阿尔茨海默病专家,她曾参与指导法国总统建立全国的阿尔茨海默病干预方案,出版多项著作,并在诸多电视节目中宣传失智老人照护理念。在她本人的亲自指导下,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也建立起了国际标准的失智老人照护体系,不仅可以为老人们提供所需的日常照护服务,还安排专业人士带领老人进行康复训练,其中就包括「非药物疗法」。

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主管医生齐海玲对记者讲到:「患有失智症的老年人经常是多病共存的,因此服用大量药物,包括失智症和抑郁症等药物。」她讲到,「大量使用药物会引起医源性风险,会导致老人的生活质量严重受损,因此在欧葆庭,我们提倡的是非药物的干预方法,为老人提供更有尊严的生活方式。」

据了解,欧葆庭配有专业的医生、康复治疗师、心理咨询师、护士和护理专员,在国际专家的指导下,形成一个国际化的多学科照护团队,他们为每一位失智老人打造专属的照护方案,给他们安排一天
24 小时的照护计划,以及一周 7
天的康复计划。专业的治疗师在主管医生的指导下,带领老人进行不同目的、不同节奏的康复训练。

欧葆庭打造独具特色的回忆工坊、多感官刺激空间、水中康复区等多种非药物疗法设施场地,结合特色的艺术疗法、言语疗法等多种非药物疗法方案,综合改善老人的健康状况。

「看到母亲情况的改善,全家人无比幸福」

南京市民陈奶奶患阿尔茨海默病多年,由于家属缺乏专业知识,奶奶病情又不断恶化,实在无法在家护理,深爱她的儿子和女儿为母亲多方寻找专业的照护机构。在朋友的推荐下,陈奶奶住进了欧葆庭。

刚刚入住时,主管医生齐海玲就发现,陈奶奶日常服用大量药物,而且昼夜颠倒,白天昏睡,晚上游走。更严重的是,她的反应很迟钝,从来不说话,也不认识家人,甚至不愿进食。她走路不愿意使用拐杖,跌倒风险很高。

面对这样的情况,齐医生与医护团队多方讨论,建立了以改善记忆、提高感官能力、睡眠调理、改善焦虑等状态,优化药物使用为目标的专属护理计划,为她加强日常护理,并鼓励她参与非药物疗法,如回忆工坊疗法、感官刺激疗法、香薰理疗、音乐绘画活动等。

入住 3
个月后,陈奶奶的日常生活基本恢复规律,睡眠和进食情况改善,但是讲话依旧很少。半年后,陈奶奶开始有简单的思维和言语的沟通,可以认出子女,可以自己行走,喜欢参加活动,尤其是球类。认知改善后,陈奶奶显示出优良的礼仪素养和善良体贴的性格,她经常主动要把食物与护理人员分享,每次上电梯时都是让其他人先上,自己最后上……陈奶奶虽然患有失智症,却是整个机构内最受欢迎的奶奶之一,不论是其他老人,还是所有的员工,都喜欢握她的手,或者给她一个温暖的拥抱。「以前自己照顾失智的母亲,我心力交瘁,精神和肉体都承受了巨大痛苦。如今,看到母亲稳定的状态,
对做女儿的来说,是无比的幸福。」陈奶奶的女儿对记者说。

建立「失智友好型社会」

9 月 21
日是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日,这个疾病十分可怕,需要整个社会给予足够的温暖,对失智老人和家属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杜绝歧视与嘲笑,打造一个「失智友好型社会」。为了让更多家庭了解失智症、了解家庭照护的方法、让小朋友也理解爷爷奶奶们的困难,欧葆庭特别印制了家庭失智照护手册和儿童失智科普画册,欢迎有需求的家庭免费咨询领取。

联系欧葆庭仙林国际颐养中心前台,025-85538999。

图片 2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