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app下载 / Blog / 医学科技 / 病人急需输血但储备不够,背后的医患故事

病人急需输血但储备不够,背后的医患故事

「你若不愿离去,我又怎敢放弃」——创造 21 小时手术 35
天康复「奇迹」背后的医患故事。

昨日上午,46岁的“熊猫血”患者曾先生终于从重症监护病房转出,帮助他闯过“鬼门关”的,是他自己的血液。

昨日上午,汕头大学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手术室里,36
岁的王潇医生又在争分夺秒为患者手术。去年 11
月,武汉亚心医院与汕头大学第一附属医院联合建立心脏外科中心,王潇从武汉到汕头担任中心主任,带领手术团队为粤东心脏病患者服务。近一年里,他几乎每天在手术室度过。

Rh阴性血患者要手术 血液量不足

而此时,许多同事、患者、家属手机上,一条他写给患者的短诗被争相转发,感动着汕头、武汉两地许多人。

1月23日晚上11时,同济医院心脏大血管外科微信群突然嘀嘀响个不停,群内的荆门医院发出紧急求救,称有一名患者突然出现主动脉夹层,随时可能死亡,要求转入同济医院手术。该科主任魏翔赶紧安排病床和手术室,次日凌晨2时让患者入住重症监护室。

我们一起上台,

可进行术前检查时,患者的血型让医生们有些傻眼了——Rh阴性血,稀有血型!这种“熊猫血”在武汉血液中心并无储备,只在需要时会让志愿者临时捐献。可主动脉夹层手术由于需要置换主动脉瓣等,用血量约为4000毫升,几乎相当于人全身血液的用量,大约需10-20位稀有血型志愿者捐献。

然后一起安安全全下来。

在临近过年的冬天,要凑齐充足的血液量,太难了;可如果24小时内不手术,患者死亡率会高达50%!患者家属几近绝望。

9 月 13 日晚 7 时,王潇已在手术台站了 12
小时了,正准备与同事收工。突然,他接到电话,「王主任,有一名患者情况很凶险,您快来看看。」

节约用血 用患者自己的血救命

王潇快步来到急诊室,是一名 40
多岁的中年男性,姓陈,自诉胸口和背部剧痛,「像撕开了一样」。经影像检查确诊,陈先生患了主动脉夹层,血管壁只剩一层薄外膜,在血流的高压冲击下,一旦破裂,血液会像决堤的洪水,死亡只需几分钟。必须马上手术!

魏翔教授果断决定:马上手术,对血液进行“开源节流”。24日清晨,武汉市血液中心送来了宝贵的400毫升熊猫血,只有最低需血量的五分之一。

就在王潇与同事商讨方案时,患者身边一位泪流满面的女家属突然拉住他的手。「她膝盖一弯,好像要跟我跪下,我赶紧搀扶她。」王潇回忆。「为了我们全家,请您一定救救我老公、孩子们的爸!」女家属抹着泪恳求。王潇这才注意到,患者身边还有两个
10 来岁的孩子。

血液中最珍贵的成分就是血小板,为了不让患者的血小板在体外循环中遭遇成分的破坏,当曾先生全身血液进入了体外循环机中时,医生采用了血小板分离技术,将其中大约400毫升血小板全部提取出来,保存在一个不停振荡的机器中。这样,患者手术时,血液中只剩下了红细胞、血浆等成分在进行循环,完全丧失凝血功能。与此同时,患者在术中出的血全部都被医生细心地用吸引器吸出,并进行净化消毒灭菌处理,使其仍能被重复使用,这样就又节约了大约1000毫升血液。

陈先生被推进手术室。等待麻醉前,王潇特地对神情紧张的陈先生说:「没问题,我们一起上台,一起安安全全下来!」

近8小时的手术中,医生为曾先生实施了五六种复杂的手术,手术即将结束时,又把术前抽出的血小板以及术中净化的血液,再次输回患者体内。这样,曾先生的血小板又回到了自己身上,重新开始发挥术后的凝血作用,帮助他尽早康复。

无数次的绝望,

术后第三天,曾先生就醒来了。

无数次的咬牙坚持……

记者获悉,这种分离血小板的节约用血的方法,在华中地区心血管外科还是首次在手术时采用。

当晚 8
点,手术开始。打开胸腔,王潇发现患者夹层撕裂非常严重,「主动脉全程撕裂,从心脏到肾动脉到股动脉,没一寸完好」。

小知识

主动脉夹层手术在心血管外科手术中技术难度最高,创伤大、吻合口多,止血极难。

主动脉夹层,就是为患者心脏供血最大的血管内膜破裂,血液淤积在血管夹层中,随时可能破裂,就像一个“炸弹”,一旦破裂患者几乎没有生存机会。必须在破裂之前,置换那些危险的血管,在危险地段安放支架。

王潇说,患者出血像关不住的水龙头,输给他的血不一会就流完了,加上患者凝血功能紊乱,血液根本不凝固。

患者严重的病情、医务人员超负荷的运转、血制品的紧张都让手术团队濒临绝望。但王潇不肯放弃。亲历手术的护士小王回忆,「王主任一直重复一句话,『坚持到患者的血压不能维持,其他不要管!』」。

于是,医生轮流用手压迫患者的出血部位「浴血奋战」。在输注近 1
万毫升血制品、漫长的 8
小时后,患者的凝血功能终于有所恢复。术中,又切除病变血管、置换人工血管、吻合、关胸步骤后,患者回到术后监护室。时间已是
9 月 14 日下午 5 点,手术共经历了 21 个小时。

你不知道,我已用尽洪荒之力。

但我知道,你在拼命坚持。

回到监护室,也只意味着患者渡过 50% 的风险。王潇和同事得继续「闯关」。

第一步是恢复患者神志。主动脉夹层手术会影响患者头部供血,很多人会出现意识模糊、烦躁不安等症状。

「尽管陈先生辱骂、踢打医务人员,但我知道这是他的求生本能。我们必须给予最大的耐心呵护,不能喝水就用棉签沾湿嘴唇,不能交流就用眼神和手势。」王潇说。

为防止患者腹胀和消化道出问题,王潇叮嘱护士每天用婴儿油反复轻柔按摩他的腹部。后期为让虚弱的患者能在床边活动,每天王潇带头轮流充当他的人肉靠垫,让他适时在床边坐几分钟。

期间,陈先生因严重腹胀不能进食,血液透析不能活动,家属也不能陪伴。「我能坚持」是王潇听到陈先生重复最多的一句话。

与此同时,患者家属积极配合。「早期的禁止探视、后期的情绪安抚、饮食生活上的后勤保障,他们没一句质疑,对医生,他们只有信任和感谢。」王潇回忆道。

终于,术后第 35 天,陈先生可以出院了。

当天,王潇送给陈先生的「奖励」,是一张打印在纸上的短诗:

今天你终于平平安安出院了,

你说谢谢我,其实我要谢谢你,

谢谢你的坚持和信任,

你让我在这个寒冷的黑夜里,

感到一丝暖意,我的病人。

你若不愿离去,我又怎敢放弃……

记者手记:医患之间,信任为先

18
日,王潇将送给陈先生的诗,发到自己的朋友圈。昨日他对记者说,这既是写给一位患者的肺腑之言,也是一位外科医生内心最真切的感言,如履薄冰,如临深渊,但始终不悔。

一名网友看到短诗留言:看着自己即将康复出院的孩子,真的特别感谢医生,他们每天都在挽救生命,医患之间,信任为先,你若生命相托,我必全力以赴。

是啊,医患合力,才能击退共同的「敌人」。不抛弃、不放弃,向这样的医者致敬,也向这样的患者致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