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app下载 / Blog / 医学科技 / 维稳制造出来的医疗事故罪,督办案件申请书
图片 3

维稳制造出来的医疗事故罪,督办案件申请书

4 月 8
日,内蒙古首例医疗事故罪案在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再一次引起网友热议。

尊敬的全国人大常委会领导:您们好!

2013 年,一 3
岁男童因重症细菌性肺炎并发感染性休克,加之镇静药物的不当使用致肝脏、大脑等多器官功能损坏和衰竭死亡。

图片 1

村卫生室医生潘耀平被认定为承担主要责任,2014 年 9 月 19
日,检察院以医疗事故罪严重不负责任对潘耀平医生批准逮捕并提起公诉。潘耀平一审被判处有期徒刑
2 年 10 个月,赔偿金额高达 115 万。

我是申请人:徐光良,男,汉族,1969年11月21日生,身份证号码:522727196911213912贵州罗甸人,住贵州省罗甸县龙坪镇文化路107号。联系电话:13638543044。

然而整个案件疑点重重,第三方服务机构的鉴定结论与内蒙古医学会的鉴定结果大相径庭,案件的司法程序以及赔偿金额均被律师提出质疑。

图片 2

我们不禁要追问,是谁制造了内蒙首例医疗事故罪案?

申请人:谢顺连,女,汉族,1973年10月20日生,身份证号码:522727197310203940贵州罗甸人,住贵州省罗甸县龙坪镇文化路107号。

纵观整个案件,我们不难看出,内蒙古包头市东河区政府在医闹不断的骚扰下,以维稳为目的,动用司法公权力,推动了这一案件的进程。

被申请人: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法定代表人:贾伟平,系该院院长。

事件真相如何,丁香园带你一起来看一下。

住所地:上海市徐汇区宜山路600号。

案件经过

申请事由 :

患者陈泽荣,男,3 岁 5 个月。医生潘耀平,男,1962 年 7
月生,系内蒙古包头市东河区沙尔沁镇沟门村第一卫生室医生。

申请人徐光良、谢顺连因不服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沪民申1247号民事裁定书,特申请督办改正其错误裁定。

2013 年 3 月 20
日,患者因咳嗽到潘耀平卫生室就诊,患者奶奶自述患者咳嗽四五天,在家自己口服头孢,尼美舒颗粒和一些止咳药不见好转,口服药呕吐吃不下,19
日晚发烧。

申请请求 :

要求输液治疗,10:00
点左右潘耀平医生对患者进行检查后判断为急性上呼吸道感染。并且询问患者奶奶患者有没有什么药物过敏?患者奶奶回答不清楚。随即潘医生开具处方:氨溴索,先锋必
2 g+病毒唑 2 g+地塞米松 2 g。并且按照医疗规范对患者进行先锋必皮试。

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最高人民法院督促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依法撤销其(2016)沪民申1247号民事裁定书,依法改判被申请人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承担医疗损害赔偿责任。

皮试结果为正常,先给予氨溴索静脉滴注,约 1、2
分钟后,患者出现肚疼呕吐哭喊的症状,潘耀平医生考虑是胃肠道反应(因为氨溴索有胃肠道反应说明)。换另一组先锋必+病毒唑(输液调节器未打开,此药物并未滴注)。

图片 3

同时患者奶奶发现患者脸部有红点,潘耀平医生说如果担心就不要继续输液了,随即拔掉针头。留观二十分钟后患者脸部红点消退,恢复正常。潘耀平医生为患者开了口服药白葡菌和岩白菜,随后回家。

事实与理由

1
个多小时后,潘耀平医生接到患者邻居的电话,称患者出现高烧发抖症状。随即潘耀平医生开车将患者接到卫生室,拨打
120 急救中心。

一、本案基本事实

当时患者体温 40.5
度,采取物理降温,口服尼美舒颗粒,肛塞小儿退热栓进行退热治疗。

2014年3月9日,申请人之女徐丽因为车祸造成“右胫腓骨骨折”,于当天到被申请人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医疗,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于2014年3月11日对其使用全身麻醉手术后于2014年3月15日死亡。《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复医【2014】尸检字第154号)鉴定意见为:“徐丽体表损伤轻微,不足致死”。第二军医大学长海洋医院对徐丽的《尸检报告》(尸检号A2852)为“结合病史及尸检所见,符合恶性高热引发电解质紊乱、DIC、合并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结论:“本例不属于对患者徐丽人身的医疗损害”。申请人依法提请民事诉讼,诉请被申请人进行民事赔偿,但是,一审法院(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二审法院(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都判决或裁定驳回申请人的诉讼请求。

为节约时间潘耀平医生亲自驾车将患者送往包头市中心医院,半路遇到 120
救护车,转到急救车送往包头市中心医院。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

包头市中心医院儿科马主任询问病情和用药经过,初步考虑热源反应,当时给了 5
mg地塞米松入壶静滴,不一会患者有些抽搐,大约十秒左右,马主任考虑病毒感染引起脑炎,随即给甘露醇及镇静剂。

一审法院、二审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对本案适用的鉴定结论缺乏合法性审查,导致判决错误,非常荒唐。

此时患者心电图正常并哭喊着叫奶奶,患者烦躁不安,要求坐起来。坐了一会儿,随着镇静剂的作用,患者开始睡觉,此时已经是下午2点。

一审法院、二审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分不清本案需要适用的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和医疗损害司法鉴定的区别。

大约下午 4 点钟,包头市中心医院告诉患者家属,患者呼吸衰竭,下午5
点钟患者各脏器功能衰竭,第二天宣布脑死亡。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和司法实践,医疗鉴定包括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和医疗损害司法鉴定。虽然两种鉴定结论都属于民事诉讼中的证据,甚至直接被人民法院采认为定案依据,但二者在鉴定程序和实体审查方面存在明显区别,这些区别影响到鉴定人员对医学事实和法律事实的认定,也影响到对医疗纠纷案件的处理结果。

医学会鉴定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法律依据是2002年实施的《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及7个配套卫生法规文件;医疗损害司法鉴定的主要法律依据则是《民事诉讼法》、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司法鉴定管理问题的决定》、司法部《司法鉴定程序通则(试行)》等相关法规。

2013 年 5 月 3
日内蒙古包头市医学会进行医疗鉴定,认定为过敏性休克,多器官衰竭,脑死亡,潘耀平医生负次要责任。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由各级医学会组织进行,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则由有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完成;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由专家鉴定组组长主持,专家鉴定组成员在鉴定结论上签名,专家鉴定组成员对鉴定结论的不同意见,应当予以注明;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结论应当包括八项内容,责任程度分成四个级别:完全责任、主要责任、次要责任和轻微责任。司法鉴定结论内容其中重点是对医疗过错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责任比例或损失参与度的认定。损失参与度一般分为6个级别。

鉴定结果下发后,患者家属从法院撤销民事诉讼,停止向上级医学会鉴定。多次跑到内蒙古包头市医学会、卫生局进行恐吓、威胁打闹。要求潘耀平医生承担全部责任。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盖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用印章,专家鉴定组成员不签字,但是如果是形成“一致意见”的专家鉴定组成员必须签字。司法鉴定结论上必须有鉴定人的签名,并且需要注明专业技术职称,对鉴定结论进行复核的司法鉴定人应当在司法鉴定文书上签名。司法鉴定文书经签发人签发后加盖司法鉴定机构司法鉴定专用章。

内蒙古包头市医学会于 2013 年 11 月 5
日进行第二次医学鉴定,以超范围用药作为鉴定依据,而没有通知当事人到场,此次鉴定结果为潘耀平医生承担主要责任。后经国家卫生和计生委员会批复不作为定性定责依据。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结论作为证据在法庭时质证时,双方当事人可以自由表达赞成或反对意见,但不能申请人民法院传唤鉴定专家到庭接受质询。而质证司法鉴定结论时,不服结论一方可以申请人民法院传唤司法鉴定人到庭接受质询,司法鉴定人应当按照司法机关或者仲裁机构的要求按时出庭。司法鉴定人出庭时,应当出示《司法鉴定人执业证书》,并应依法客观、公正、实事求是地回答司法鉴定相关问题。

2013 年 11 月 20
日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分局治安五中队以医疗事故罪对潘耀平医生立案侦查并刑事拘留。

上海市长宁区医学会出具的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不论从形式要件还是实质要件看,都是不合法的,是其自行发明的“两不像”法律文书。

2013年 12 月 26
日东河区检察院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做出不予批准逮捕通知,潘耀平医生被取保候审。

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沪民申1247号民事裁定书,没有对本案一审法院、二审法院采信的、唯一定案依据的上海市长宁区医学会出具的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进行客观性、合法性进行严格审查,相反,却义无反顾的、毫不怀疑地坚决予以采信模棱两可、似是而非的上海市长宁区医学会自己发明的“两不像”法律文书,非常荒唐,这不能不说又是一种悲哀!

2014 年 1 月 6 日内蒙古医学会再次医疗鉴定申请。

三、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的主要证据未经质证。

2014 年 9 月 3
日,内蒙古医学会组织鉴定,鉴定现场患者家属对鉴定评委进行威胁,并且殴打潘耀平医生及其家人。鉴定结果为一级甲等医疗事故,潘耀平承担主要责任。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七十八条规定,当事人对鉴定意见有异议或人民法院认定鉴定人有必要出庭的,鉴定人应当出庭作证。经人民法院通知,鉴定人拒不出庭作证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9 月 19
日包头市东河区公安分局治安五中队再次对潘耀平刑事拘留,检察院以医疗事故罪严重不负责任对潘耀平批准逮捕并提起公诉。

《人民法院对外委托司法鉴定管理规定》及《人民法院司法鉴定工作暂行规定》中,对鉴定结论的审查都规定了详细的程序及标准,特别规定鉴定人有依法出庭宣读鉴定结论并回答与鉴定相关提问的义务。

一审判决:判处潘耀平有期徒刑 2 年 10 个月,赔偿金额 115 万多。

本案中,作为定案重要依据的长宁区医学会出具的《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属于民事诉讼法规定的鉴定意见,在一审、二审中申请人已明确表示对该《鉴定意见》持有异议。按照法律规定法院应通知鉴定人出庭作证,接受质证。但是一审、二审法院罔顾申请人的意见,不通知鉴定人出庭依法质证,不顾证据判定规则,并以此不具有证明效力的鉴定意见直接作为本案的定案依据,剥夺当事人诉权,违法法律规定的程序。

死亡原因不明确

四、一审法院、二审法院、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判据以定案的、采信的、唯一的、关键的证据——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是无效证据。

潘耀平医生提出进行尸检,患者家属拒绝尸检,并且用斧头把潘耀平家防盗门劈烂。

长宁区医学会出具的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的结论明显是偏听偏信,不客观、不合法、不公正,不具有证据的客观性、合法性,依法不应采信。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十八条明确规定,患者死亡,医患双方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的,应当在患者死亡后
48 小时内进行尸检,拒绝或拖延尸检的,由拒绝一方承担全部责任。

1、上海市长宁区医学会出具的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超越权限进行医疗损害司法鉴定。

律师对案件的几点质疑

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从形式上看显然是医疗损害司法鉴定,该《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盖的是“上海市长宁区医学会医疗损害鉴定专用印章”,但是上海市长宁区医学会不具有医疗损害司法鉴定的资格。根据法律法规的规定,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必须由有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完成,司法鉴定文书经签发人签发后加盖司法鉴定机构“司法鉴定专用章”。

首先:医学会鉴定书没有专家署名,不具有法律效力

2、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内容不客观。

医学会的鉴定程序本应该是公开透明的,但却因为鉴定专家不愿意在鉴定书上署名,使其鉴定结果缺乏法定形式要件,同时医学会鉴定人员也没用被传唤出庭作证,使其鉴定结论无法被有效的采信,针对刑事案件中鉴定意见没有鉴定人签名盖章不具有法律效力。

司法鉴定结论内容的重点是对医疗过错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责任比例或损失参与度的认定,损失参与度一般分为6个级别。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的内容没有提到上述法规规定的内容。

然而本案件中检察院仅仅凭一份没有鉴定人签名盖章的鉴定结果就批捕抓人,存在程序错误。

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没有按照上述法规的规定进行阐述,本来应当在鉴定结论中说明理由,但是仅仅用了17个字的结论:“本例不属于对患者徐丽人身的医疗损害”,没有说明任何理由,到达帮助被申请人规避责任的结果。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的解释》第八十四、第八十五条关于鉴定意见的审查与认定中明确规定,鉴定意见要着重审查是否由鉴定机构加盖司法鉴定专用章并由鉴定人签名,盖章。明确规定鉴定机构不具备法定资质或者鉴定事项超出该鉴定机构业务范围、技术条件的鉴定意见,鉴定文书缺少签名盖章的鉴定意见,不得作为定案的根据。

《复旦大学上海医学院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意见书》(复医【2014】尸检字第154号)鉴定意见为:“徐丽体表损伤轻微,不足致死”,第二军医大学长海洋医院对徐丽的《尸检报告》(尸检号A2852)为“结合病史及尸检所见,符合恶性高热引发电解质紊乱、DIC、合并多器官功能衰竭死亡”

潘耀平医生在一审时曾提出中华医学会鉴定的申请,然而法院置之不理,不予支持。潘耀平代理律师提出取保候审,法院也不予支持?

明明白白地看出来,被申请人的医疗过失行为与患者的人身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地球人都知道,患者徐丽这样的“右胫腓骨骨折”不用手术她一定不会死,但是在被申请人手术后死亡,患者徐丽的死亡就是被申请人导致的,明显存在直接因果关系。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却隐瞒不说!用隐瞒“医疗过失行为与人身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的方法完全否定了被申请人存在损害患者徐丽的侵害事实!

其次:判决结果不公正

3、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没有鉴定人的签名。

一审判处潘耀平有期徒刑 2 年 10 个月,赔偿金额 115
万多。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不公正。

根据法律规定,司法鉴定结论上必须有鉴定人的签名,并且需要注明专业技术职称。对鉴定结论进行复核的司法鉴定人应当在司法鉴定文书上签名。如果说该《鉴定意见书》是医疗事故技术鉴定的话,专家鉴定组成员可以不签字,但是如果专家鉴定组成员形成“一致意见”的专家鉴定组成员必须签字。该《鉴定意见书》描述专家鉴定组成员已经形成了“一致意见”。

一是不应该承担 100%
的赔偿责任。一审法院认定了患方出示的内蒙古自治区《医疗事故鉴定书》,认定潘耀平承担主要过错责任也成立,则刑事附带民事赔偿。潘耀平只应承担
70% 即可,但一审法院却认定 100%,显然没有依据。

《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暂行办法》第三十三条第(五)项目规定:“经合议,根据半数以上专家鉴定组成员的一致意见形成鉴定结论。专家鉴定组成员在鉴定结论上签名”。

二是一审判决认定的营养费 31840 元是按照每天 80 元、398 天计算,陪护费
135178 元、遗体存档费 20300
元没有事实根据和法律依据,属于故意扩大损失,此外,患者医疗费 399700
元,庭审时根本没有提供任何票据,也未进行质证,法院却全部予以认可。

4、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模棱两可,混淆视听。

三是一审判决认定的死亡赔偿金 509940 元没有依据。

到底这一份鉴定书是医疗事故技术鉴定呢?还是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呢?如果作出的是《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盖的公章应该是“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专用印章”,不应该是“医疗损害鉴定专用印章”;既然是医疗损害司法鉴定则必须由有资质的司法鉴定机构完成,加盖的应该是司法鉴定机构“司法鉴定专用章”。司法鉴定结论上必须有鉴定人的签名,并且需要注明专业技术职称,对鉴定结论进行复核的司法鉴定人应当在司法鉴定文书上签名,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不能清晰反映这些问题。

按照 2013 年 1 月 1 日《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解释》第 155
条规定,刑事附带民事诉讼赔偿只包括物质损失,不包括如死亡赔偿金、精神抚慰金等损害抚慰金性质的项目。

5、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鉴定结论作出了判断性评价,但是,鉴定结论没有法律和相关规范依据。本来应当在鉴定结论中说明理由,但是仅仅用了17个字的结论:“本例不属于对患者徐丽人身的医疗损害”,没有说明任何理由。

因此本案中患者家属所主张的期望赔偿金及精神损害抚慰金不应该支持。然而一审法院却支持,存在适用法律错误。

6、沪长医损鉴(2014)014号《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没有告知当事人如果不服《医疗损害鉴定意见书》的救济途径。

2015年2月潘耀平不服一审判决上诉到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

五、被申请人的诊疗行为存在明显过错。

第三方服务机构的鉴定结论

过错一:因右胫腓骨骨折原本是一个小手术,在可以选择局部麻醉的方式进行手术的情况下,被申请人却选择全麻,增加风险导致悲剧发生。

2015 年 4 月 8
日,内蒙古包头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在法庭上患方家属明确表示,只要钱,其他不管。庭审结束后患方家属再次殴打潘耀平家属,并辱骂潘耀平。

过错二:被申请人违法医疗规定程序。被申请人手术前没有向申请人询问相关情况,也没有做过敏测试。

潘耀平医生代理律师通过律所委托北京云智科鉴咨询服务中心对患者住院病例,医嘱,以及所有化验单进行分析,得出以下结论:潘耀平实施的医疗行为不存在明显过错,不构成医疗事故。

据2010年3月26日华夏经纬网报道,全国有35例“恶性高热”病例,到2014年3月9日悲剧发生时,我们相信此种病例已远远超过该数字,说明全麻手术风险在临床方面已被广泛认知,并且早在2010年华夏经纬网报道时医学界已普遍知道特效药“丹曲洛林”的存在,知道全麻手术中可能存在麻药使用不当或部分患者基因过敏会引发“恶性高热”。被申请人手术前并没有向申请人询问,同时被申请人手术前也没有做过敏测试,悲剧发生后,医生责怪家属不提前说明患者存在基因问题。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五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应当向患者说明病情和医疗措施。需要实施手术、特殊检查、特殊治疗的,医务人员应当及时向患者说明医疗风险、替代医疗方案等情况,并取得其书面同意;不宜向患者说明的,应当向患者的近亲属说明,并取得其书面同意。医务人员未尽到前款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过错三:被申请人对手术风险没有预防和应急措施。

无论是在预防事件的发生方面,以及事发时的补救即使患者自身基因引发“恶性高热”,作为医院应当及时采取医学界业已知道的医疗补救措施,医院不能以医生的业务水平不够、不了解应当采取的医疗方法推卸医院的责任。被申请人明知全麻一旦引发“恶性高热”,在没有特效药“丹曲洛林”的情况下死亡率高,却借口因成本高,在手术时不准备该药应急,事故发生后也不积极寻求特效药“丹曲洛林”,导致悲剧发生存在重大过错。

过错四:申请人女儿死亡后故意拖延时间掩盖事实真相。患者死亡时被申请人应当在第一时间,通过尸检来得判断原因,还事实的真相,被申请人却故意拖延超过72小时以后,导致尸检错过黄金检验时间,故意给鉴定设置障碍,掩盖医疗事故过错责任。

根据《医疗事故处理办法》第十条规定“凡发生医疗事故或事件、临床诊断不能明确死亡原因的,在有条件的地方必须进行尸检。尸检应在死后48小时以内,由卫生行政部门指定医院病理解剖技术人员进行,有条件的应当请当地法医参加。医疗单位或者病员家属拒绝进行尸检,或者拖延尸检时间超过48小时、影响对死因的判定的,由拒绝或拖延的一方负责”。

《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第十八条规定“患者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的,应当在患者死亡后48小时内进行尸检;具备尸体冻存条件的,可以延长至7日。尸检应当经死者近亲属同意并签字。也就是说被告要承担影响死因判定的法律责任。据此可以认定医院对因延时尸检而产生无法判定死亡原因应当承担不利的结果。

六、被申请人的医疗行为不属于《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规定的不承担赔偿责任的情形,依法应承担赔偿责任。

《侵权责任法》第六十条规定,患者有损害,因下列情形之一的,医疗机构不承担赔偿责任:(一)患者或者其近亲属不配合医疗机构进行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二)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诊疗义务;(三)限于当时的医疗水平难以诊疗。

结合本案,不存在患者或者其近亲属不配合医疗机构进行符合诊疗规范的诊疗的问题;不存在医务人员在抢救生命垂危的患者等紧急情况下已经尽到合理诊疗义务的问题,因为患者徐丽不属于“生命垂危的患者”。相反,在临床对这种死亡率极高、由麻醉诱发的“恶性高热”病医学界已熟知,被申请人当时的医疗水平完全能够预见和防范医疗事故结果的发生的,不存在“难以诊疗”的问题。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七条规定:医务人员在诊疗活动中未尽到与当时的医疗水平相应的诊疗义务,造成患者损害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生命权利大于财产权利,尊重生命是社会的基本道德!由于被申请人的放任行为导致一个少女的死亡结果;这是医德的堕落,这是对生命的漠视,被申请人于法律于道德都必须承担经济赔偿责任,这也是唯一能够安抚死者亲人的最好最后方法。

综上,特向貴委员会提出申请,恳请对该案件进行执法监督,改正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2016)沪民申1247号民事裁定书的错误裁定。

此致

全国人大常委会

申请人:徐光良

申请人:谢顺连

2018年2 月 28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