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app下载 / Blog / 必赢体育官方网站 / 丈夫出轨让我进退两难,丈夫突然提出分开

丈夫出轨让我进退两难,丈夫突然提出分开

咨客:女性,40岁出头,大学学历,结婚多年,有一个儿子。近期,丈夫突然提出分开的想法,咨客大受打击,影响了正常的生活,因而求助于心理咨询。

咨客:女性、年近四十、结婚多年、有两个孩子。几年前,咨客发现自己的丈夫在外面有别的女人,且几年来无悔改之意,感觉痛苦、悲伤、难以抉择,因而求助于心理咨询。

1. 咨询师C:您好,我是C医生,请问今天你有什么困扰需要我帮助呢?

1.主持人王鹤:有人的地方就有困惑,有困惑的地方就有《龙王解惑》。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来到新亚电视的心理咨询节目《龙王解惑》。我是王鹤,这位大家也非常熟悉了,就是我们著名的心理医生,张道龙。最近我收到了一些观众的来信,其中有一封来信让我非常感动。他说道,通过看我们的节目,知道原来心理健康是如此重要,而且心理的疾病也是可以通过治疗得到改善,甚至完全治愈的,所以他觉得受益匪浅。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和支持,也非常希望我们的节目能够真正做到为您排忧解难,帮助您提高精神生活的质量。好,下面我们一起来接听一下热线。您好,非常高兴您能够打进热线,参与《龙王解惑》的节目。下面您可以谈谈您有哪些困惑?

2.
咨客:是这样,我遭遇了婚变,心里一直不能适应,以至于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我简单跟您说一下过程好吗?

2.咨客:恩,我是外地人,农村出身,我和丈夫来北京打工很多年,我们还有两个孩子,之前都还挺好的,但是现在我觉得他的心不在这个家里了。

3. 咨询师C:好的。

3.张医生:那您能具体讲讲,您说他的心不在家里,他都做些什么了?

4.
咨客:我结婚很多年了,之前我们夫妻很恩爱。在我小孩出生后不久,他开始在外地工作,也就是在我们这么多年的婚姻中,都是聚少离多。开始几年的时候,虽然分开,但是感情非常好。中间,他回来住了两年多,之后又分开,一直到现在。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我觉得我丈夫跟我有了距离,并且有了一些变化,我有一些察觉,但是我没有在意。后来更加糟糕的是,他开始不接电话,也不回短信,我也不知道我自己做错了什么。他过年也没有回来,之后我就带着孩子过去看他。他跟我讲,我们不适合生活在一起,不是一个圈子里的人。这让我很突然,因为之前我们是自由恋爱的,孩子也一直是我自己带。公公婆婆虽然也在这边,但是他们基本上不管,就是过年的时候聚一下而已,主要是我娘家人帮很多忙。因为之前我们两个感情非常好,所以他提出这个事情,我感觉很突然,这个事情发生以后,我觉得我自己没办法正常生活。我想忘记过去,但是做不到。越想忘记,越没法忘记,以至于我经常是,把车停在哪会找不到,钥匙插在门上居然忘了拔,完全影响我的正常生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孩子,我知道应该学会适应,但是这个过程我不知道需要多久。而且现在我对很多事情都没有兴趣,有点悲观厌世的感觉吧。

4.咨客:恩,就是他在外面有女人,最早发现是在五、六年前,我正怀我们家老二,经常要到医院做检查。有一次,在医院要排很长的队,我就给他打电话要他来帮我排队,但是他说在一个老朋友那要拿个东西,这个朋友我也认识,我就打电话给这个朋友,发现他在说谎。回家后,我就问他这件事,他就脸红了,不说话。我跟他讲,我一个人去医院很辛苦,他却反问我,没有男人我会怎么过。我心里非常恨,他根本不能体谅我的付出。当时我已经快要临盆了,有一天,我就找一个车跟着他。因为他去见客户的时间和大概的路线,我都比较清楚,我就路上等他,看他究竟做什么。结果,他没有去见客户,而是去见那个女人。我就在车里坐着,就在他的车后面停着,他并没有发现。那个女人从一个歌厅出来,上车以后,跟他聊天。我就想要从车上下来去找他们,陪我一起来的朋友特别好,他就不让我下车,怕我有什么冲动的行为,会伤害我的身体。当时我就站在他们的车边听他们说话,他没有发现,我很生气。我这个朋友特别好,当时拦着我,不然我真可能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他的老婆也在怀孕,在家没什么事,他就会让他老婆陪我聊天、出去吃饭。我觉得一个外人都能体谅我的感受,但是他能做出这些事,我真的很不理解。但是当天下午他回来的时候,我并没有让他发现什么。我一回家,他问我怎么不吃饭,我说难受不想吃,他也并没有发觉什么,去客厅继续看电视,也不管我,我看他没有做出任何动作。第二天我继续跟踪他,他又跟那女人在一块,一起去饭,聊天,我足足跟了他一天,直到他把那女人送走了。从那之后到现在,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想在外面干什么,这些事从没有间断过。

5.
咨询师C:恩,我听到这件事对你来说的确很突然,很受打击。你刚才说他讲你们不适合生活在一起,你有问他是什么原因吗?

5.张医生:你当初发现的时候,是你怀孕的时候,他和别的女人生活在一起了,是这意思吗?

6.
咨客:他说门不当户不对,他说老人的说法是有道理的。因为我俩的情况是我的收入比他高,家境也比他好,我俩当初结合的时候,除了我们俩以外,其他人都反对,等于是四面楚歌。但是他后来去了外地,工作、收入都比之前要好,他觉得自己到那能找到自己的价值吧。我俩的矛盾就是,他不想回来,而我想让他回来。说来就是,他对金钱和物质的追求,胜过对家庭的渴望,我是对那些东西不太在乎的,我觉得家庭生活幸福比什么都重要,所以我很渴望他能回来。没想到我们俩谈的结果是,他说,既然咱们俩生活目标不一样,就没法生活在一起。而且他的意思是,他什么都不要,净身出户,孩子也由我来抚养,他说他会付抚养费。

6.咨客:对。

7. 咨询师C:在你看来,你们感情的这些变化跟什么有关?

7.张医生:在这期间,他是和同一个女人呢,还是不同的女人?

8.
咨客:可能是我太强势吧。因为一直以来都是我一个人带孩子,照顾家庭,可能也忽略了对他的关心,但是其实我还是很爱他的。可是他不同了,我感觉他对我没有感觉了,从他的眼神我能看出来。我和孩子去看他的时候,他也不像以前那么高兴,也没有拥抱我和孩子,只是摸了摸孩子的头。平时打电话也是从不问我,只是问问孩子怎么样,学习好不好,所以我心里一直有怨气,我想就算是保姆,也该打个招呼再问孩子吧。

8.咨客:中间有过很多,并不是一个人。

9. 咨询师C:那我想知道,这件事有没有影响你的睡眠?

9.张医生:那什么时候他知道你发现了,还是他一直蒙在鼓里?

10.
咨客:会,我经常失眠,整夜都没法入睡。我自己就游泳、爬山,尽量做一些体育活动,我还吃了一些钙镁片,就是有助于睡眠的,我没有吃安眠药,我尽量在往好的地方做。但是很多事情能让我触景生情,想起以前。

10.咨客:他知道我知道,大概两、三年前吧。

11. 咨询师C:恩,你刚才讲了这种失眠的情况有多久了呢?

11.张医生:那就是说你发现三、四年以后,他知道你发现了,是这意思吗?

12. 咨客:差不多两个月了,偶尔有几天能睡好。

12.咨客:是的。

13. 咨询师C:一周的时间,大概有多久是睡不着的?

13.张医生:那他知道你发现以后,他为这事辩解了吗,解释了吗?

14. 咨客:差不多三四天。

14.咨客:并没有,并没有向我解释什么。有一次,我们工厂已经放假了,他带着另一个女人。我当时在工厂附近,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听见旁边还有其他人的声音。我就走过去看到他们两个在一起,我又给他哥们打电话,问这个女人是谁。从那以后他就知道我发现了。他回家以后,就好声地跟我说,笑呵呵的,就是那种表情跟我说话,但是我其实早就已经知道,我已经压抑很久了。我就说,如果你觉得外面的很好的话,你可以说出来,可以告诉我,你不用这样顾着外面的,家里还是好好地过日子,肯定是做不到的。

15. 咨询师C:恩,饮食状况怎么样?

15.张医生:那他怎么说呢?

16.
咨客:不好,发生这个事情的头一个月,我就减了十斤,基本上没食欲,有时候几天都基本上不吃东西,胃里都很难受。我知道我的状况现在非常糟糕,所以我基本上每天都去上班,包括周末,如果不是带孩子,我也会去上班。

16.咨客:他说不会的,那只是玩玩。你又没有抓到我,你又没有怎么怎么样,他会说一大堆的理由。

17.
咨询师C:恩,那现在我们知道了很多信息,我先来总结一下,你看是否正确,好吗?

17.张医生:在他一大堆的理由里面,第一,他是承认了他在外面有别的女人。第二,他是想说,他跟他们不是很严肃的关系,不是想要跟你离婚,跟他们结婚,仅仅是在外面玩一玩,家庭关系他还是要保持的,对吗?

18. 咨客:好的。

18.咨客:对,他是这个意思。

19.
咨询师C:首先,我听到的,你原本很健康、快乐的,你很喜欢运动,爬山、游泳等,还特别强调家庭生活,突然出现了婚姻的变化,就是在你探亲的时候,突然发现他不想跟你过下去了。那这种情况对你来说,第一个是非常突然,第二个呢,打击非常大,所以你会出现了吃饭没有食欲,体重减轻了十多斤,人感觉有的时候生不如死,或者是活着没有意思。

19.张医生:那你是怎么回答的呢?

20.
咨客:对,真的是有这种感觉,他当时说分手的时候,我都想从那个楼上跳下去。

20.咨客:我当时就说,你要是觉得外面玩一玩很好,家里还是照常,那是不可能的事,天底下没有这样的事情。

21.
咨询师C:恩,包括你还提到一个礼拜有一半的时间睡不好觉,开车的时候忘了把车停在哪,忘了把钥匙等等,这些都是受到了这么大的打击之后,表现出的症状。使你更不能理解的是,他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想法,你的收入比他高,家庭也比他好。你的解释是,可能是他对金钱、物质的追求大于对家庭的追求,而你是恰好相反。这些信息,我理解的有问题吗?

21.张医生:要么要我,要么要另外的女人,不可能兼而有之,是吗?

22. 咨客:没有问题。

22.咨客:我没有这么说,意思是这样的。

23.
咨询师C:好了,那我接下来还想问你一些问题,然后我们再讨论遇到这种问题如何处理。第一个,我想确认的是,你刚才说了,你比他收入、家境都好,这个就是他说的“门不当户不对”是吗,是指的你比他强、他比你弱的这种“门不当户不对”,是这样吗?

23.张医生:他怎么回答的呢?

24.
咨客:是这样,因为我妈妈也说过类似的话,但是我当时觉得,有了爱情就有了一切,我没觉得物质是什么问题。但是后来,一起生活的时候,的确生活上很多时候是靠我父母的帮助,才渡过了难关,比如买车、买房什么的。

24.咨客:他说,当然是要你了,因为现在孩子都已经这么大了,这么多年也都不容易。我说,如果你知道不容易,请你珍惜一下,我也不想轻易地把这个家给破坏了,孩子也都这么大了。

25.
咨询师C:那等于你现在是在X市,他现在在外地是吧,他原来就是外地人吗?

25.张医生:你这样跟他挑明态度之后,他交女朋友这种事的频率是更多了、有所收敛、还是没有改变?

26. 咨客:他原来就是外地人。

26. 咨客:他没变。没有任何变化。

27. 咨询师C:他是回到他的老家,还是去了另外一个城市了?

27. 张医生:我听得出来你很难过。这些事情你也有跟他的家人谈过吗?

28. 咨客:是另外的城市。

28. 咨客:没有。

29. 咨询师C:第二个问题,你说现在小孩是七、八岁了是吗?

29. 张医生:那你现在有什么打算呢?

30. 咨客:恩,差不多。

30.
咨客:我现在当然是希望他能有好的表现,为了两个孩子,两个孩子都已经挺大的了。所以,我挺珍惜的,我不想因为这个事情破坏我跟孩子之间,家庭之间。我不想孩子过那种单亲的家庭,那种生活对孩子很不好。

31. 咨询师C:是男孩、女孩?

31. 张医生:你丈夫对孩子的态度怎么样?他们的关系好吗?

32. 咨客:男孩。

32.
咨客:孩子不是很尊重他。他不怎么管孩子,突然间管一次,孩子都不怎么服他。最小的孩子才几岁,他就说,你不是妈妈,你不能管我。当时我在旁边,可我没有说话。等他不在的时候,我跟孩子说,你不能这么跟爸爸说话,那是爸爸。孩子说,他天天都不管我,现在他说什么,我不想听他的。我还是继续跟孩子说要懂礼貌、尊重爸爸。

33. 咨询师C:小孩的爷爷奶奶和小孩的关系还好吗?

33. 张医生:恩,那他现在在经济上,对家庭、对孩子有变化吗?

34. 咨客:还好。很少见面,但是见到面还是很亲。

34. 咨客:没有,在经济上没什么变化。

35. 咨询师C:那小孩的爸爸和小孩亲近的程度有变化吗?

35.
张医生:就是说他还在继续养家,还在尽一个丈夫、父亲的义务,是这样吗?

36.
咨客:恩……他一直挺喜欢这孩子的。但是跟我比起来,我更是那种离不开孩子的人,他不是,他即使是喜欢,也是该做什么做什么,该工作工作,该走还是走。

36. 咨客:是。

37.
咨询师C:但是他愿意承担做父亲的责任、抚养孩子是吗,没有你对孩子好,这我能理解,妈妈总是跟孩子是最亲的。但是他没有说要放弃孩子,只是想放弃你,对吗?

37.
张医生:好。那你认为我们这样的会谈有什么样的效果,你才觉得是有帮助的?

38. 咨客:对,但是他说,孩子由我来抚养,他没有能力抚养。

38.
咨客:因为虽然我在北京也有生意上的伙伴,但是没有可以说这些话的朋友,所以我希望能在这里听到,我是不是哪里做得不对,或者我应该怎么去做。

39.
咨询师C:哦,孩子归你是吧,那这对你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啊,假如有一天你们不在一起了?

39.
张医生:好,我认为你已经表达的非常清楚了,稍后我们会一起讨论一些建议。你现在和你丈夫是自己开的公司吗?

40. 咨客:无论如何,我是不能放弃孩子的。

40. 咨客:对,我们自己的。

41. 咨询师C:也就是说这件事上你们没有矛盾是吧,他不想要,你想要。

41.
张医生:好,你在公司里,对财务有掌控的权利,还是关于财务、收入的情况你不清楚?

42. 咨客:对对对,没有矛盾。

42.
咨客:大概的情况我知道,财务这块还是他自己来管,我主要是管外面的业务和客户方面的事情。

43.
咨询师C:那这是好事。有的时候如果这方面有矛盾,还是会很麻烦,那现在这个不是问题。

43.
张医生:在经济上你有支配权吗?关于多少钱投资公司,多少钱用于家庭支出?

44. 咨客:恩。

44.
咨客:他做主。在这个家,我一直都跟他说,你能做得好,你能比我有远见,那就你来做主,财务都是他来支配,但是我要是做什么的话,他也不反对。

45. 咨询师C:那你们这种分居状态大概多长时间了?

45.
张医生:恩,你是愿意把主动权交给他。但是在你们公司的法律结构里面,公司的财务,比如你想支一笔钱,或者他想用一笔钱,互相之间是能够了解的吗?可以知道这些经济的动态吗?有多少资金,有多少结余等等,这事情你清楚吗?

46. 咨客:六、七年了。

46.
咨客:对,我是知道的,但是他有的时候做什么,需要支配一笔钱,我是不知道的,因为钱在他那里。我这边需要做什么,用多少钱,他是清楚的。

47.
咨询师C:在这期间,你觉得他在外面,有没有别的女人在等着他结婚、过日子?

47.
张医生:好的,那今天我们可以一起讨论一些建议。有一点,我觉得你的做法是非常正确的。一般的人遇到你这样的情况,家庭之间不合,会非常不顾及在子女面前说一些对方的坏话。那这样的做法实际上对孩子的影响非常不好。因为不管是单亲家庭还是双亲家庭,只要是在孩子面前天天吵架,在孩子面前表现出暴力,这样对小孩的影响非常大。那我认为你做的非常好,在自己的丈夫背叛自己的时候,在自己非常痛苦的时候,你还能在孩子面前,教他们要尊重他们的父亲。也就是无论大人之间发生什么,大人和孩子之间没有变,这样做非常明智,这样你的孩子之后身心发展会比较健康。这完全跟大人之间是不是离婚无关,而是跟怎么看待离婚有关,怎么处理这件事有关。

48.
咨客:怎么讲,我也有一点蛛丝马迹,但是我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因为我从他的手机里,发现过一些暧昧短信。我看他的短信,也不是因为我要查他的手机,只是有一次,他在睡觉,手机响了,我担心是他的领导找他,就想帮他看一下,如果不是工作的事就不叫醒他了。当我打开短信的时候,我发现上面写的是“你在吗?我想你了。”再往前翻,又发现类似的短信,我当时心里一惊,然后我就拨过去了,是一个女人接的,我没说话,她就说“你干嘛呢”,感觉两个人很熟悉的样子。

48. 咨客:恩。

49.
咨询师C:那你就这个事情问过他吗?你长期不和我在一起,你生理问题是怎么解决的,你如果不和我一起过,准备和谁一起过,短信里的女孩子是谁,不是审判,就说从做妻子的角度询问,有问过吗?

49.
张医生:还有几点,也是你非常想知道的,就是人在这时候怎么办。有的时候真的是想离婚,但是又觉得这么多年的投资,从青春、健康的角度,加上共同组建了家庭,有共同的生意伙伴,有了孩子,总觉得一下子失去了,很可惜,这样的一种状态。很多女人处在你这种情况一定会觉得能挽救就挽救,因为不想一下子就失去,就像做生意人经常说的“投资回报率”。我认为爱情、家庭也是一项长期的投资,当然希望看到回报了。但是我想从另一个角度帮助你分析。第一,不论你未来生活中会发生什么事情,你在家庭、情感方面的投资回报率都不会是零。你有两个非常好的孩子,你还在孩子面前表现出非常好的母爱的精神、育儿观,在这样痛苦的情况下,还能坚持抚育他们、引导他们,坚持赚钱,所以这样你的回报率永远都不是零。这一点,你可以聊以自慰。第二,很多男人在妻子的妊娠期出轨的概率比较高,在这期间,男人在生理上有很多的不方便。这并不是为男人找借口,我只是说有很多人会这么做。还有大部分人不会这么去做,还有一些做的人,会在妻子分娩之后,停止这些行为,会道歉等等。你丈夫现在好像还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是习惯成自然了。第三,我看到有一点,好像还有可以挽救的地方。你们有非常强韧的感情基础,还有共同的孩子,这点是非常好的。而且在你们吵架、最激烈的时候,最有可能说一些恶毒的话的时候,他也是表现出撒谎、隐瞒、嬉皮笑脸,并没有说要和你离婚。从这一点看看来,他还是想要这个家。但是,他想要家庭和你想要这个家庭的条件不一样,你是丈夫加上两个孩子,他是太太加上两个孩子,外面再加上另外的女人。这个当然是你们两个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我很高兴,你把你的原则告诉给他,这方面你还可以继续跟丈夫沟通,这就是你的底线了。我觉得你已经表达的很清楚,但有的时候,还需要反复地表达、强调,让他切实地感受到。第四,还有另外一件事,是处在你这种情况的女人需要考虑的。如果从最坏的情况出发,因为有的时候男人真的可能会铁了心,把女人的宽容、心软、原谅不当回事;反而有的时候认为对方好欺负,变本加厉;还有的人做的更恶劣,在这期间,转移财产,把钱给别的女人,或是做其他的投资。这就需要在专业的咨询师帮助下想一些办法,就像那句话说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保证财务的安全,以免“人财两空”;或者是,人在身边,但是财产给了别人、或是做了其他的投资,那个时候,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我看到你的品格是很高尚的,愿意相信别人,但是我更愿意相信商场中的一句话,叫“相信+确信”。比如,我信任你,咱们家的财产有我的一半,但是我还得看到真金白银,以防到了人财两空的时候,那个时候就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另外从孩子的角度,将来的生活、教育都需要资金的贮备,那么即使婚姻发生变故的时候,起码在经济方面有一定的保障。总之,我们现在都希望做一些努力可以挽救婚姻,但是也需要做好万一婚姻解体的准备,保证之前的积累不至于毁于一旦。

50. 咨客:没有,因为我从来不相信他是那样的人,我其实挺傻的。

50. 咨客:恩。

51.
咨询师C:更准确的说,不知道他是不是那样的人,但是你想象他不是。没有问题,女人一般都会比较善良地去看待对方。那也就是说,他想留在那里,起码是有这种可能,短信也不像是朋友间发的黄段子什么的?

51.
张医生:这些问题的产生不是一时的,所谓“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那么问题的解决也不是一下子就解决了,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做一些能让自己高兴的事情就很重要。那么刚才你讲到,一些生意的伙伴对你的帮助让你很感动,这说明你是个善良的女人。但是,确实经常找这些朋友确实不太方便,因为他在跟你谈话的过程中就影响做生意、赚钱了,长此以往会非常不方便。那你还可以找一个专业的机构和环境,有一些专业的咨询师们,可以定期地帮助你,那你可以在找朋友不方便的时候,继续找咨询师做咨询。另外,在咨询机构里,还有另一种形式的咨询,就是把有类似情况的女人,组织在一起,在团体咨询的环境下,分享讨论。这样你会感到像你这样的情况的女人不只你一个,有的人可能处理起来比你还好,有的人可能还不如你好,你可以分享一些你的经验给他们,这么做以后,你的心情会愉快一点。这样你就从找个别朋友帮助转变成找专业人士帮助,并且发展自己的团体小组,这就是处理类似你这样情况的一个方法。我刚才讲的这些,你听清楚了吗?

52.
咨客:不是,肯定不是。我觉得一定是有人了,因为我去他那,发现他的电脑上贴了很多小贴画,这电脑是我给他买的,根本没有任何装饰,而且他也不喜欢弄这些东西。

52. 咨客:恩,是,我在听呢。

53.
咨询师C:OK。假如从去年你去看他作为一个分水岭,我想问的是,他探亲的频率会低吗,对你的生理要求会低吗?

53. 张医生:那我刚才讲的,你还有什么样的问题吗?

54. 咨客:会,他根本不看我。

54.
咨客:我其实就是考虑孩子,说句心里话,如果只有我和他,我肯定选择离婚了。跟他这样过日子真的很痛苦,看在孩子的面上,我只能这样注意观察他。因为,节前和节后,我发现他有一些变化。节前,我突然发现家里多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东西,等我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就已经明确,这是那个女人送他的东西,而且还给他留了言。这个纸条我收了起来,但是后来我发现这个纸条没有了。我放的这个地方,孩子不可能动,我就觉得是他拿走了,但是这个事情我没有再提。他的那个东西还是在家里留着。

55. 咨询师C:之前和之后会有一个变化,是吗?

55.
张医生:你觉得他这个变化是变好了还是变坏了?你说你在家里发现了别的女人送给你丈夫的东西,发生这种事对你的婚姻是正性的作用还是负性的?

56. 咨客:变化非差大。

56.
咨客:那肯定是不好的呀,我就更能了解他们俩之间已经走的很近了。我当时看到这个东西的时候想了很久,如果真的是我不能挽回这个家,那也没办法,我也只能跟他离婚。我就想看他会有什么动作,那天就把那个东西带回来,说是他买的,我看他那眼神就不变,这东西不是他自己买的。因为,我很了解他的喜好,那并不是很喜欢这个东西,但是同时他又有点高兴,因为是那个女人送的嘛。

57.
咨询师C:我知道了。现在他提出不跟你过了,其中一个问题就是他不想回到X市,因为这不是他生活的地方。

57.
张医生:他很高兴,是说这个女人给他买了这个东西。这个东西是他个人用的还是家庭用的。

58.
咨客:对,他就是这么说的,他说X市不是我的家,根本不是我呆的地方。我说你的家人都在这里,你还在这生活了这么长时间,你还觉得这不是你的家吗?他说,不是,他不打算回来,因为他们那要成立分公司了。

58. 咨客:是他个人用的。

59.
咨询师C:恩,那从他的角度讲,现在听起来是对的,他说X市没有他的家人,因为他现在不把你当成他的家人。当然,你肯定不同意,因为你认为你是他的家人,法律上也是的。那你有没有跟他讨论过,你去他那的可能性有多大?

59.
张医生:对,那这种事情是对你们的婚姻起负面的作用的。那你觉得有多大的可能,你们俩夫妻一起来接受咨询,有这种可能吗?

60.
咨客:讨论了,我跟他讲了,我可以把工作挪到那,因为我们单位在那也有分公司。然后他突然说,你别胡闹了,你过来孩子怎么办,这的教育怎么能跟X市比呢,你就留在X市好好带孩子吧,别瞎想了。我一提这事,他口气立刻就变了。

60.
咨客:我觉得不可能,我也不想再把这些事情拿出来说,我有一个朋友告诉我说,你不可以改变别人的时候,可以改变你自己。如果我考虑好了,跟他离婚或是继续过,他可能只需要我告诉他就行。他对这个家很不珍惜,不珍惜我们三个人,他不尊重我,在这个家里面,孩子都是看得见的。

61.
咨询师C:就是你愿意牺牲自己长期在X市的这份工作,但是即使这样,他也不愿意接受你了,是这样吗?

61.
张医生:恩,孩子会有自己的判断,你的付出、父亲对他们的不公,他们都会看得到。刚才你的朋友说了一句话,人不能改变别人的时候可以改变自己,那指的是,结果是你想要的,为了你想要的结果去努力。比如,很少有母亲能够放弃孩子,不管孩子是什么样,因为就是想要孩子好,但是,有的时候,婚姻不是这样的。如果你的丈夫,想要跟你离婚,是因为你的脾气不好,脾气变好,就不离婚了,那这个时候你去改变是正确的。现在你的情况,在我看来是相反的,你想要自己改变,但是对方是变本加厉,刚开始频繁的往来,现在把别人给的东西还拿到家里来。你继续的忍让,你所说的改变,并没有使事情变好,相反,使结果变得越来越坏,你想过吗?

62. 咨客:是这样的。

62.
咨客:我也在想找个事情,但是我想他既然还没有跟我说,还是有所隐瞒,而且我自己也没有想清楚。最重要的是,我们是外地户口,没有本地户口,还有孩子的学校没有安排好,所以我还只能是委屈自己。把这些都弄好了以后,我还能更踏实一些。

63.
咨询师C:那你刚才说的你的经济比他好,你靠你自己的能力比他强吗?你教育程度比他高啊,挣钱比他多啊,是这样吗?

63.
张医生:我认为这样的考虑很对。你和丈夫一起更容易把孩子的户口落下来,是吧?

64. 咨客:对,是的。

64. 咨客:对。

65. 咨询师C:你不介意的话,我能问问你是怎么和他认识的吗?

65.
张医生:好,我觉得这样思考问题是对的,就是哪样做是最符合经济实力的?哪样做对孩子更好?什么时候离婚是由你本人决定的,但是你从这些角度考虑是非常合理的。而且我听到他好像没有家庭暴力或是伤害孩子的行为。

66.
咨客:因为当时我们在同一个项目工作,当时他是临时聘用的,我们在一起相处了半年多,在工作中慢慢产生了感情,不是一见钟情。

66. 咨客:没有。

67. 咨询师C:你不介意的话,我想了解一下你们俩的教育程度。

67.
张医生:我听到虽然你想为了孩子忍让、付出,但是时间长了你也累了,很难过,刚才都几次落泪,我听到了。所以,这个时候,你跟咨询师讨论、找到自己的支持小组,就会帮助减少痛苦、快乐一点。所谓“同病相怜”,在类似情况的团体中,你会得到一些宣泄、支持。能够把注意力转移到孩子身上,孩子的学习、发展等,可以去解决生活中上的实际问题,这样等于是化悲愤为力量。你在这种职业的环境里,和专业人士交流,我们有很多的办法可以帮助人减轻痛苦。你可以跟咨询师讨论一些具体的办法,做些什么才能感到快乐,重复去做这些事情。你看这样,可以吗?

68. 咨客:我是大学,他没有上大学。

68. 咨客:恩,可以。

69.
咨询师C:好,我大致了解一下,可以评估一下将来如果换工作的容易程度。那现在我想问一下,我们今天这次谈话,什么样的结果,你会觉得这次咨询是有效果的?

69.
张医生:如果在试的过程中,你还是觉得很痛苦,试过一些方法,但是觉得不是最有效的。那个时候,别忘了,让咨询师可以帮助你介绍医生,在人非常痛苦的时候,有好多药物也是可以帮助你的,比如抗抑郁药,抗焦虑药等。轻度到中度的抑郁或焦虑不需要药物治疗,中度到重度的抑郁或焦虑才需要药物治疗。

70. 咨客:我就是想尽快地从这种困境中走出来。

70. 咨客:恩。

71.
咨询师C:好。那我们现在就先谈谈怎么从这个困境中走出来,你现在的症状,就是刚才说的那些,很明显是有抑郁的状态,已经达到了抑郁症的临床诊断标准,但是我们今天是会诊,不是要给你诊断,开药。在你这种类似状态下的人,一般会采取两种方法,一种是从你过去那种不抑郁的状态里,找一些办法,因为你不是天天抑郁,做些什么事能不抑郁,那就得多做那些事,你刚才说了爬山啊、游泳啊等等。但是目前的效果并不是十分好,这些症状还在,尤其让人担心的事,你感觉到,活着都没有什么意思,什么事情都引不起你的兴趣,所以这种状态必须首先改变。如果在这种状态下,你的脑袋会糊涂,不利于你做决定。假设说,他哪天说你搬过来吧,咱们和好如初吧,那你真就搬过去了,工作也调动完了,他又说,哪有这回事,我是喝多了才这么说,那你就不会理智地想问题,因为你现在属于“意乱情迷”的状态,不是正常的,健康、快乐、阳光的状态,做重大决定容易出现问题。所以,首先是要先把状态调整过来,然后再说下一步该怎么办。第一步,你要做的就是解决你现在这种抑郁的状态,你已经试了那些保守的疗法,现在你需要找一个精神科医生,至少也是内科医生,懂得这些抗抑郁药、抗焦虑药之类的。有的药是对抑郁和失眠都有作用,举个例子就是类似于瑞美隆这样的药。但是我不是为了让你记住这个药的名字,也不是为了给你诊断或者开药,但是类似你这种情况的人,都会考虑用药这个方向,最低能起到改进睡眠,改善抑郁的效果。你刚才说了不愿意吃药,我也认为不应该首先吃药,或是劝人吃药,但是如果其他方法试过没有效果的时候,不能这么耗下去,这样耗下去,你不仅仅是胃会出问题,现在开车都忘记停哪了,那要是下次你没看清旁边有没有车,撞上去就很麻烦了。这个时候,你需要跟医生讨论一下,因为你的情况已经超出了只做咨询的范畴,达到了中度以上抑郁症临床诊断的标准。你的症状在我看来,主要是抑郁和失眠,胃疼、感觉活着没意思等都是那个症状的表现,一个礼拜超过一半的时间睡不好,体重减轻那么多,所以这个问题一定要解决,需要找个精神科医生讨论一下这个事。那这是我要说的第一点,这个你听明白了吗?

71.
张医生:最后,还是非常感谢你采用这样的方法寻求帮助,而且你很勇敢,也说了很多你自己的事情,那么我们今天的谈话后,你可以继续和你的咨询师讨论,包括团体小组的支持,如果过一段时间还是没有帮助,那没有关系,你还是可以继续回来,我们再讨论,是不是有新的情况,需要新的方法,好吗?

72. 咨客:恩,听明白了。

72. 咨客:可以,可以,非常感谢。

73.
咨询师C:下面我想说的是,你真的是很不容易,而且有三件事,我觉得你做得非常好。第一,在你的家境、教育程度、挣钱能力都优于对方的时候,你并没有看不起对方,你还愿意跟他去享受爱情,在其他人都反对的情况,一心一意地和他在一起,你做的这些都没有错,结果不好不代表做错了,我觉得你这一点做的很好。第二点,在你最困难的时候,我指的是对方提出不想和你过了的时候,你仍然还是要坚持要孩子、抚养孩子,努力为下一代做事,这非常好。有的人,一生气气糊涂了,产生怨言了,也不管孩子了。那我觉得你做的非常好,你一定要这孩子,不仅生了他,还要尽养他的责任,还让孩子和爷爷奶奶保持亲近的关系,你这些做的都对,没有把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和矛盾带到下一代。第三点,就是你积极寻找解决方案,表现为,你抑郁的时候,你找一些例外的情况,爬山、运动,去调整,尽量不吃药,避免副作用,然后看起来无效了,你又想到找咨询师来讨论,说明你在积极地寻找解决方案,这些都非常好。那下面要说的,就是最难的,就是这个事要怎么解决呢,不能这么耗下去呀。耗下去的结局就是把自己也搞得筋疲力尽,孩子也会受到影响,他现在只是不看你,还没有恶语相加,人有时候,逼到最后,都不知道会出现什么样的反应。

73. 主持人王鹤:谢谢您的参与,也希望你的心情能好一点。

74.
咨客:我觉得他特别好的地方就是,我们这种情况,他从来都没有跟我出现过争吵或是谩骂的情况。

74. 咨客:谢谢!

75.
咨询师C:这是好事,但是这么耗下去,人有的时候就会爆发,你呢,青春也耗没了,孩子也受影响了。

一.
分析咨客的处境:婚姻咨询中,丈夫外遇的案例不在少数,但是每个案例所处的阶段、具体的情况各不相同。帮助咨客分析具体的处境才能给予有针对性的帮助。

76. 咨客:他还比我小几岁。

1.
此案例中的咨客因丈夫多年频繁出轨,感到压抑、痛苦、委屈,但是因为考虑到孩子的户口、教育、发展、成长等问题,经济能力,自己的多年付出等等原因,尚未决定是否离婚,处于进退两难的状态。

77. 咨询师C:哦,那这种就有可能出现,他可能不怕耗,那你不怕耗吗?

2.
咨客的痛苦尚未达到重度状态,且因条件还不成熟,尚不需要急于做决定。

78. 咨客:我当然怕耗啊。

二.
正向鼓励:咨客在遭遇丈夫多年外遇、心情非常痛苦的情况下,不仅可以继续工作、赚钱,而且可以在子女面前控制自己的情绪,坚持以正确的价值观教育、引导孩子,以孩子的成长、发展为先、为重,正是体现了母爱的伟大。咨询师需要再讨论具体建议前,给予咨客正向的鼓励,给予痛苦中的咨客精神的支持。

79.
咨询师C:对啊,这都是一些问题,早晚得解决。最后的决定肯定你拿主意,不是咨询师给你拿主意。但是你有一个优点,我现在看到了,就是你现在除了婚姻这个事情,其他的都是很好的,有利于你解决问题。第一个,你有非常好的家庭支持系统。第二,你受过高等教育。你经济条件比较好,挣钱也比他多,就已经证明了你有自己生存的能力,不属于那种没有男人养你,就活不下去的情况,这个非常好。第三,你还是属于比较年轻的时候,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你现在就是稍微有点婚姻方面的疑惑。

三.
帮助咨客做风险控制:有效的风险评估和风险控制,可以保护正在犹豫中的咨客,确保自己的利益。此案例中,咨询师通过询问咨客的丈夫在出轨后是否继续养家,咨客在公司是否拥有财务支配权,咨客对公司的财务状况是否清楚等问题,提醒咨客在比较情绪化、痛苦的状态下,不要忘记保护自己在财务方面的利益,以免将来“人财两空”。这样,咨客在需要的情况下,就可以咨询专业的财会师、律师,清楚自己应得的利益,以及如何保护这些利益。

80. 咨客:我现在就有衰老的恐惧。

四.
帮助咨客减少痛苦:咨客婚姻中的问题已经持续多年,解决起来也需要一定的时间。帮助咨客找到减少痛苦、快乐生活的方法,也是至关重要的。

81.
咨询师C:一般到这个年龄都会有这样的想法,我也是四十岁以上的人,大概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是你有刚才我们说的那些好的资源,另外你没有气糊涂了,人有时候在这时候,就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了。有三件事,你一直保持着清醒,一个是工作你一直在维持,第二是小孩照样带,第三,你积极寻找治疗,锻炼、咨询。你的脑袋一直都很清醒,很多女人一到这时候会情绪化。你想你现在是内外夹击,老公说你有问题,妈妈可能还会说两句风凉话,你看,当初我不让你嫁给他吧……

1.
个体咨询:咨客在生活中与朋友、生意伙伴交流可以达到减轻痛苦的效果,但是长此以往,不仅会耽误对方的事情,也不利于保护咨客及家庭的隐私,对于咨客与朋友、生意伙伴保持长期的关于同样不利。帮助咨客单纯向朋友、生意伙伴倾诉转而到专业的机构,求助专业的咨询师,持续地咨询,更有利于问题的解决。

82.
咨客:现在如果我父母知道这件事,他们就会这样的,他们会说我自食其果,我没有把这件事办明白之前,我是不会跟他们说的。

2.
团体咨询:在与咨客有类似处境的团体咨询中,咨客可以看到其他人也有与自己类似的不幸,看到“同病相怜”的人,或者比自己状况更糟糕的人,从而减轻痛苦;分享自己的经验和教训,在助人的过程中活得价值感和成就感,同样达到使痛苦减少的效果。

83.
咨询师C:所以,我说你脑袋一直很清醒,知道什么时候该做什么事,那如果真的有什么不好的决定,我们可以下一次再去解决如何和父母沟通这件事。这个事可以下次,因为现在你处于在决定的过程中,不用着急决定,尤其是重大的决定。现在的情况下,有这么几点支持着你,其中一个最重要的是,你不是面临着真正的生活危机,是爱情危机,这个要好办一些。有的人是面临爱情危机加上生活危机,那就麻烦了。没地方住,没地方吃,老公是自己生活的唯一来源……

3.
药物干预:此案例中的咨客尚未达到用药的程度,在咨客尝试心理咨询无效、痛苦加重的情况下,可再次评估是否需要药物干预。

84.
咨客:就是因为这样,他不担心我生存的问题。他曾经说过,他觉得没有他,我也可以生活的很好。因为我怀孕的时候,他也经常出差,我经常一个人换煤气,推着洗衣机,基本上我可以一个人料理我的事情。很多家庭方面的事情,都是我一个人承担,可能这让他没有归属感。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面对婚姻问题,最重要的是能够“防患于未然”。女人的生理期、怀孕期、分娩期,是男人出轨的多发期;婚姻中的“七年之痒”、“五年之痒”等,是指婚姻到了一定的时期容易出现审美疲劳。如何预防和应对这些问题,可参考以下内容:

85. 咨询师C:我倒不认为是没有归属感,而是没有价值感。

一. 爱情需要时时更新。

86. 咨客:对,他认为自己没有被我需要。

婚姻不需要更新,但是爱情需要时时更新。

87.
咨询师C:对的,是他帮不上你什么,这是问题,很多人都会有这种问题。我觉得是有两点你们下一步可以去谈,从挽救婚姻的角度,你也愿意去尝试的话,最后尝试与否肯定是由你来做决定。但是他说的这个事情是真的,他的判断也是合理的,但是他的解释是不对的。你看我这样的解释,有没有道理。他开始到你们家来,可能觉得自己的价值没有得到体现,好像没做出什么事,让你们家人能够欣赏。你对他很欣赏,你很爱他。但是因为你能干,你的家庭资源很好,他好像插不进去。但是这不是坏事,只是对于一个能力弱的男人来说,总觉得帮不上忙。

很多女性结婚后,会因为考虑家庭的需要,从职场女性转变为家庭主妇,这样的转变本身没有错误,但是如果对方恰好喜欢的是你当初职场女性的风范,就有可能会因为个人的喜好转而喜欢他人;当然也有一些男性,婚后为了支持另一半,退回家庭,从而逐渐丧失了自己在对方心目中“白马王子”的地位。因此,经营婚姻中,夫妻双方需要时时关注对方的需要和兴趣是什么,是否有变化,以便作出相应的调整。

88. 咨客:对,是这么回事。

努力发展与对方共同的兴趣爱好,拥有共同的做事、娱乐的时间,可以降低对方移情别恋的几率。因为,即使对方刚开始是因为个人爱好和某个异性在一起,也有可能会发生“日久生情”的情况。

89.
咨询师C:第二个,我觉得更麻烦的是,别人都觉得“门不当户不对”,你没有这么认为,你很欣赏他,你认为我们俩挺般配的。但是他并没有接受。客观上的事实又没有改变,在离开X市之前,他挣钱一直都没有你多,X市对于你来说有美好的童年,有家人,但是对他来说都没有。钱没有老婆挣得多,家庭没有老婆好,那他在这个城市等于是过路客、边缘人,更多的像是创伤的感觉,越是没有价值,越是在你面前好像抬不起头来的感觉。你看你跟我讲话对答如流,脑子特别清楚。明显看出你的能力,那你的能力越强,对方就感觉自己的价值没办法体现,等于没有尊严了。但是这个没有尊严不是你带来的,这需要对方去努力,改变自己的经济、社会地位,尊严不是老婆给的。但是他感觉在你面前自卑,我感觉也是这样,尽管我不认识他,只是从你的描述里听起来是这样的。但我这样想,并不是你做的哪里不对,是你本来就是这样的人,但是你开始找了他这样的人,你也肯定是希望他能变过来,能够门当户对了,尊严也提高了,你们俩也更匹配了。你也并没有觉得你的人格比他高,所以你做的是对的。但是他这样的男人,基点比较低,所以他要去赶上你还有一段距离。但是他在另一个城市里,除了亲人没在身边以外,其他的事情听起来都解决了。当然是从他的角度解决的,不一定是你认同的。从他的角度看,钱也多了,地位也高了,别人也尊重我了,那个城市教育程度可能还不是很高,就感觉如鱼得水了,突然有了做男人的感觉。这样你们俩之间就有了缝隙了。所以你要想解决,就得从这个角度去解决。你可以跟他沟通,我听明白了,他等于一直都没有过这个结。家人这个事情好办,只要不一起生活,就不会有人总在旁边说门不当户不对。他自己在努力,慢慢就变得门当户对了,物质上可以解决,钱挣得多了,社会地位慢慢提高了,尊严也会找回来。

如果难以发展出与对方相同的兴趣爱好,也需要积极参与其中。例如,丈夫喜欢乐器,妻子不感兴趣,便可以通过帮助购买音乐票、补场等方法参与其中。

90.
咨客:我没觉得我们非要门当户对,因为我当初找他的时候,不是因为他有钱,或是什么,如果是这样,我当初也不会找他。

总之,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情,双方都需要关注对方的需求,积极为对方付出,才可使爱情保鲜。

91.
咨询师C:我没有说你,你从来没有这样认为,这是对的,但是对方是这样感受的。

二. 往最好处着想,从最坏处打算。

92.
咨客:对对对,我觉得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来自父母和社会。因为周围的亲戚和朋友都说他捡了一个大便宜,找这么样一个媳妇,很快就有房子,有车子,还有儿子,都很羡慕他。但是他从来都是那种很不屑的表情。

婚姻关系中,即使一方已经很努力、做的很完美,也无法百分之百保证对方不会移情别恋。一旦婚姻出现危机和变故,做好风险控制,包括财务安全、人身安全等,保护自己、家人以及下一代人的正当利益,可以使得你在婚姻、情感这项投资中,赢得较多的回报。

93.
咨询师C:对啊,这就是问题啊。不在于你怎么看,因为社会不像你这么看。全社都认为他占了便宜,等于是大家都看不起他,就你看得起,但是并没有起作用。别人说的什么话对你不一定起作用,但是你如果相信了就会感到伤害。在所有亲戚中,你是唯一一个相信他、肯定他的人,其他人都不这么看,但是他相信了其他的人看法,没有相信你的。虽然听到了你说的话,但是没有接受。

心理医生:张道龙

94.
咨客:也许是我父母也给了他很大的压力,因为刚结婚的时候,我父母也会在言辞和行动上都给了他很大的压力,表现出对他的看不起。

撰稿、编辑:刘金雨

95.
咨询师C:但是你如果碰到这样的人,笑嘻嘻地说,老妈你总对我有意见我知道,你不就是觉得我条件差,别着急,人都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有一天肯定能做好,做好了,我还是会孝敬您。那你要是碰到这样的心理承受能力的人,就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我觉得他是把别人说的话真当真了,你再说好话也不管用了。所以现在是,你没有这样的问题,是他有这样的问题。那现在这种情况怎么办呢?很多处在你这种情况的人,从挽救婚姻的角度,可能会跟他谈“我明白你的感受,别人让你有了这么多的压力,我也没太注意你的感受。因为我又忙着生孩子、养家,我没有这种感觉,所以我也没认为他们应该这么想。我还以为,只要我看得起你就足够了,因为我们俩过日子,不是跟别人一起过日子。但是别人的话我没法控制,没想到给你带来这么大的冲击。如果是因为这个问题,使我们俩越来越远,那你觉得我还能做点什么能改善这些,比如我们一起单独过日子,平常不多和亲戚接触,逢年过节看看,需要怎么做,你觉得能弥补?我肯定是没有觉得你不行,要不然我干嘛要和你结婚,现在你想和我离婚,我还不想离婚,我从心里上是接受你的,爱你的,我想知道,你这些想法还有什么其他办法能解决,要不你也来看看咨询,我们也找找家庭治疗师。我知道这肯定是对你的伤害,我们一起看看怎么办。”从这个角度,告诉对方,你是理解了对方的痛。不是做的对,对方就觉得不痛了,你没有歧视他,可是对方还是感觉被歧视了。

96. 咨客:您说的这些我都努力试过了。

97. 咨询师C:恩,效果都不好是吧。

98.
咨客:对。我带着孩子去探亲的时候,我把我该说的,和我以前觉得做的不当的地方,都特别真诚地跟他道了歉。

99. 咨询师C:那他的反应呢?

100. 咨客:一言不发。每天晚上都走,不和我们住在一起。

101. 咨询师C:每天晚上都不和你住在一起,白天都回来?

102.
咨客:不,白天他上班。偶尔中午回来一下,帮我们打饭,晚上都会走。我一共去了三天,头两个晚上他都走了。第三天的时候,因为他的宿舍里有两张双人床,另外一张床上什么都没有,我为了拉近关系,特意去买一套被褥。我本来是想,晚上孩子住一张床,我俩住一张床。但是他跟我说,你跟孩子住吧,这张床上没有铺盖,我去别的宿舍挤一晚上吧。他每天晚上都这样,我说你别走,因为别人都知道我来探亲了,你每天晚上都走,别人会怎么说。他说,别人爱说什么说什么呗,我这本来工作就挺忙的,大家都知道,你就跟孩子赶紧睡吧。我们其实都半年多没有见面了,所以我很怀疑的。

103. 咨询师C:恩,那你认识他的其他朋友、同事吗?

104. 咨客:只认识一两个。

105. 咨询师C:他跟其他人介绍你是他的爱人吗?

106. 咨客:介绍了,他也带我们去食堂了,也见到很多别的同事。

107. 咨询师C:他每天晚上不会来住,确实是到别的宿舍去住,这你知道吗?

108.
咨客:我确实不知道他到哪住,因为有的时候他会跟领导出去办事,就不回来了。然后,第二天,他说是去别的宿舍,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去了。因为整个楼层是他们公司包下来的,我也不知道他具体是去哪个屋。

109. 咨询师C:恩,看起来你已经尽力了。

110.
咨客:对,已经尽力了。因为最后一天晚上,我不让他走,他答应我了。那天晚上,孩子睡了,我跟他聊了一些,这些年来,我全部的感受,我对他的期望,还有以前我做错的地方,我都真诚地道了歉。我希望能唤醒他一点从前的感觉,但是他依然很冷漠。

111. 咨询师C:没有跟你积极参与讨论,是这样吗?

112.
咨客:对。我跟他讲,你跟我说心里话,哪怕是我不愿意接受的事实,我想听事实。他说那好吧,他就说了那番话,觉得咱俩不是一路人,觉得老人说的是有道理的。他说你什么都没有做错,只不过咱俩之前已经没有爱情了,我能感觉到他非常冷漠。

113.
咨询师C:恩,你现在所有说的这些,我都觉得你做的是对的。但是你现在婚姻中遇到的问题,都是需要在可预见的未来,需要去解决的。首先是要处理你的抑郁的状态,接下来有些不同的情况,也许时间能帮你看出结果来。一个呢,他还好,还是跟同事介绍你是他的爱人,你知道,有的人,可能会说这是我的一个朋友、亲属来探亲,所以不能一起住,要是这样的话就更麻烦了。第二个是,有些人铁了心要离婚的时候,他会跟朋友说,我们正在办理离婚手续,所以不能住在一起,等于是分居状态,她只是把我的孩子送过来,那如果是这样的介绍,就更麻烦。第三,我现在说的这些情况都不是说是你先生在做的事,而是有很多男人处在他的位置会有几种情况,这样你能判断他处在什么样的阶段。那就是,他会有另外的女人,他必须保证不能跟前妻住在一起,我们虽然法律上没办完,给我一点时间,但是我们已经不在一起,没有肉体接触,所以,他等于对别人有了承诺。当然,我没有说你先生就是这种情况,但是这三种情况都是非常严重,最后这种情况是最要严重的。那你的状态属于哪一种,你肯定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内,可以知道。一般来讲,药物治疗你的抑郁状态,一般四到六周就会有效果,那在这段时间里,你可以继续保持和咨询师的沟通,保持治疗,包括你跟他沟通过的事情可以再去尝试。因为你们上次沟通的时候,他并没有积极参与,那你可以和他沟通,到底你需要做出哪些改变,如果没有其他的女人在等他,如果有,即使是痛苦的,你也想知道真相。另外一点,你刚才提到他比你小几岁,那一般是这样,大家都是二十几岁的时候,或是都是三十几岁的时候,差别很小,年龄越大,这种差别越大,越凸显。他是不是有别的人,他没有说,有的时候,你也可以主动提出来,不是直接审问了,而是沟通,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没有跟我说,结婚的时候我觉得都想明白了,我现在也不像稀里糊涂的离婚,所以,有什么想法,你都可以说。那你刚才提到了,门不当户不对,男人的自尊心受到伤害,他被流言蜚语伤害了,再有你提到了年龄的问题,一般这种年龄的问题在四十岁以后出现,三十岁以下很少出现,三十五左右一般也没有问题,只是像姐弟恋这样的。三十五岁左右,一般姐弟恋非常牢固,三十五岁以上逐渐出问题,四十岁以上,一半会出问题。至于他是怎么样,我们现在不知道,那你就肯定焦虑,放不下心,这些事情,拿出来谈,都非常好。如果他实在不想跟你说,那也可以跟他谈愿不愿意跟咨询师说。了解他的真实的想法,还有没有其他的打算,不能蒙在鼓里,或是稀里糊涂地耗下去。那这些事都是,下一次咨询,或是有了更多的信息,可以做第二步解决。但是第一步,重中之重,就是你要把你的抑郁状态调整过来。要不然,你很可能,做决定的时候,脑袋不清楚,或是自己想事情失神的时候,容易出危险。再有,你照顾小孩的时候,也容易烦躁。第二步,属于继续沟通和收集信息,好在你还有时间。你既没有生活危机,还有强大的家庭支持,还有非常可爱的孩子,你自己又比较健康,又有良好的独立生存的能力。这些都是优势,你不要急于做那些你没法马上做出的决定,你又不想做出的决定。

114. 咨客:那我该跟他主动联系吗?

115.
咨询师C:可以啊,因为你是想挽救婚姻,但是不是天天,就变成骚扰了。一周打个电话,问候一下,看看他能不能还再跟你谈一谈,见面不方便,电话聊聊也可以。状态调好了,你再去做这些事,还有可以挽救的空间,但是给彼此多长时间去解决这个问题,只能是由你做决定。你在最好的状态下,做最好的决定,即使结果不是最好的,但是你做了努力了,这些对你都不是坏事。父母那边,在关键时刻,肯定是会站在你这一边,但是有的时候,他们说两句狠话,解解气,这是可能的,但是他们肯定是爱你,爱自己的孙子,有句话叫“可怜天下父母心”嘛,所以他们一定会是你的支持的力量,这完全没有问题。所以你现在先不用担心跟父母说这件事,先调整好状态,做出最你自己最有利的选择,真到了那一天,你可以再找的咨询师商量,怎么跟父母说好的、或是坏的结果,你看这样好吗?

116. 咨客:恩,这样很好,谢谢。

117. 咨询师C:那今天这样的分析,对你会有帮助吗?

118.
咨客:会有,我觉得我也是这样想,如果有一线希望,我也想挽救,因为我答应孩子,要给他一个完整的家,我其实不希望这个家散了。

119.
咨询师C:我觉得你这个观点是非常对的,但是更加正确的是,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是完整、幸福、快乐的家。不是一个充满着不理解、怨气的家。在美国有一个统计,一个孩子在单亲、双亲中长大不是最重要的,而这个家庭是否充满了爱,充满了欢乐会直接影响孩子的成长。总的来讲,既幸福又完整的家,这是最好的,但是完整的前提一定要充满幸福、快乐、建设。如果是充满怨言,暴力,整天以泪洗面,那样的话,小孩就会变得不健康。所以,第一是健康快乐,第二才是完整。

120.
咨客:我明白您的意思,我是想说,如果我尽了最大努力,他仍然觉得跟我是不快乐的,我还是会放手的。我觉得,其实我心里对他还是有爱意的,我不会自私地只让我一个人舒服,让大家都不舒服。

121.
咨询师C:我觉得你这里没有任何自私,你是希望大家都舒服。你爱别人都是没有问题的,都是正确的,但是别人爱不爱你,那是另外一回事。你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你刚才说的,是爱孩子、爱老公、爱其他人,都非常正确。你愿意努力去做,但是这事不是急于求成的,更不是一厢情愿的,但是不要着急做决定,慢慢地还有时间。你有充足的时间,在不耽误自己的前提下,先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然后再按照你说的去做。我同意你的动机、目的,还有已经努力去做的这些事。你这样的心态的女性,是一个非常可爱的女性,也不会是一辈子被剩下来的女性,想着去挽救自己的家庭,大部分在你这种情况下会这么想,我认为你想的是正确的,做的也是合理的。你还主动地找了咨询师,你的所做的努力都是对的,但是先要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好,不是为了努力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庭,把自己的健康忽略了,这也是不好了。要给孩子一个快乐、健康的家庭是更好的。

122. 咨客:谢谢您,这么鼓励我,至少让我知道自己的方向还是没有错。

123.
咨询师C:对,我觉得很好,方向没有错,优先顺序稍稍调整一下。因为现在出现了那么多的生理症状,不光是心理上受到了打击,生理生也有问题,好在你社会资源这方面都挺好的。另外策略上做一些调整,沟通一次对方不买账,我们再换一个策略,状态好的时候,这些策略才能用好。

124. 咨客:我告诉我自己不能在愤怒的时候做决定。

125.
咨询师C:对的,还有另一句话,也不能在抑郁的时候做决定,意思就是不能在精神、心理不健康的情况下做决定,容易做出不好的决定,会后悔的。状态对的时候做决定,你会感到对自己的满足,会非常理智。你这样的状态,一般四到六周,就能调整到有一半以上的好转,不是很长的时间,所以不用着急。还是那句话,优先顺序调整一下,策略做一下改进,不管结果如何,你已经做了最大的努力,而且你是非常正性、积极的,价值观非常好的女孩。像你这样条件优秀的女孩,很容易看不上那些家庭条件条件不太好的人,但是你没有这么做,所以,我很为你的父母高兴,培养出你这么好的孩子。你的这些善良的愿望和真诚的努力,一定会得到好的回报,好吧。

126. 咨客:谢谢您,非常感谢。

127. 咨询师C:不客气。

一. 诊断:

本案例中,咨客遭遇婚姻变故,不仅在心理上受到严重打击,在生理上也出现了很多症状:持续两个月的时间失眠,食欲降低,体重明显下降,对很多事情丧失兴趣,时常觉得活着没有意思,是抑郁症的表现。

二. 咨询:

1.
药物干预:依据诊断,咨客的抑郁状态需要首先进行干预。咨客在尝试了爬山、游泳等传统疗法均无明显效果后,咨询师与其讨论类似状态下,需要求助精神科医生,通过药物干预调整状态,以保证咨客的安全,并且使得咨客在状态好转后,做出对自己最有利、较理性的选择。

2.
正向鼓励:本案例中的咨客在学历、收入、家境均比丈夫强的情况下,还能和他一起享受爱情、步入婚姻、生儿育女、照顾家庭,体现了一位女性善良、贤惠的美好品质;结婚多年后,突然遭遇婚姻变故,依然能够坚持工作、照顾孩子、积极寻找解决方案,实属不易。咨询师需在以上方面,给予咨客正向的鼓励,为咨客“赋能”。

3.
正性资源:本案例中的咨客虽然遭遇婚姻危机,但是经济状况良好、拥有较好的教育背景和工作能力,有强大的家庭支持系统,即没有生活危机。咨客本身品性善良,年龄较为年轻,价值观正确,有较好的修养。咨询师可以帮助咨客看到以上的正性资源,帮助咨客缓解焦虑、减轻痛苦。

4.
认知调整:咨客对于婚变的原因不甚了解、感觉困惑,存在几点认知上的偏差,咨询师需做咨客的“现实感”,帮助咨客分析状态、调整认知,排解咨客的困扰,降低咨客的焦虑,同时为下一步的解决方案做铺垫。

1)
关于“门不当户不对”:问询中,进一步澄清“门不当户不对”的真正状况,即咨客高,丈夫低;帮助咨客从丈夫的角度理解其感受“X市不是我生活的地方”的原因;调整咨客的认知,即认为自己没有看不起丈夫,就能帮助丈夫找回自尊,实际的情况是,丈夫没有选择接受妻子的观点,而是接受了社会和其他亲友的看法,因此尊严受到了伤害。

2)
关于婚变的其他原因:问询中,咨客提到丈夫的暧昧短信、探亲时不和咨客同住、对咨客的关心和生理需求明显减少,不排除婚姻中“第三者”的可能性。咨询师不是侦探,不需要帮助咨客调查真相,但是可以做咨客的“现实感”,使咨客在收集信息,逐渐了解真相的情况下,做出对自己有利的选择,而不是急于做决定。

3)
关于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咨询师在同意咨客想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的前提下,帮助咨客看到,能使孩子健康成长的家庭,首先必须是快乐、幸福、有建设性的,其次才是它的完整性。当生活中出现一些变故,两者不可兼得时,不可为了保持完整而忽略了家庭本身的功能性,既充满关爱、快乐、建设性。

5.
总之:咨询师需对咨客生物、心理、社会三方面因素综合评估,“急”的问题“急”处理,“缓”的问题“缓”处理。本案例中的咨客急需解决抑郁状态,状态改善后,再做下一步的干预和治疗。

三.
预后:咨客的抑郁状态经过药物治疗和咨询,一般在四到六周就会起到效果。另外,咨客婚姻中的问题,在不久的将来,也会有更多新的信息,必将导致治疗方案的调整。

一. “门当户对”是指婚姻中两个系统的可融合性。

一对年轻人,在考虑步入婚姻之时,只看爱情,不考虑其他因素的匹配时,可能会出现“四面楚歌”的情景。像本案例中,夫妻双方中,还有一方怀疑自己的选择时,婚姻的道路会更加艰难。

爱情可以是两个人的事情,但是婚姻需要两个家庭、两个系统的融合。年轻人在择偶时,需要综合考虑家庭条件、经济能力、学历等的匹配程度,是否存在不可调和的矛盾,避免冲动选择。

二. 婚姻的不幸,不要波及下一代。

婚姻中难以避免会出现矛盾、甚至走向破裂,这时候需要保护下一代的利益不被破坏,更不能将孩子作为矛盾冲突的“炮弹”。

婚姻出现变故,或许还有挽救或是重新选择的机会,但是争吵、负性、怨恨的家庭对于孩子的影响将是长久的、不易扭转的。

即使家庭不能保持完整,父母双方依然可以给予孩子正常的关爱、抚养,只有父母本身是正向的、积极的,孩子才会从中受益,所谓“言传不如身教”。

咨询督导:张道龙

撰稿、编辑:刘金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