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app下载 / Blog / 医学科技 / 救护医务卫生人士老李的,银川最美术高校前急救医务卫生人士汉哀帝
图片 1

救护医务卫生人士老李的,银川最美术高校前急救医务卫生人士汉哀帝

年过了,节也过了,医闹入刑也是板上钉钉的事儿了,这 2016
年医生的工作环境会好一些吧?

一根细细的电话线,当它被赋予“120”这三个平凡的数字后,搭建起的便是延续与保障生命的桥梁。刘欣在临沂市河东区人民医院急救科已工作了10个年头。

这是当下每一个医生心头都在萦绕着的问题,昨天急诊同事老李在捧着饭盒快速往嘴里扒着饭,还不忘给我讲他刚刚出
120 送过的一个病人,在被家属骂了一路的糗事。

图片 1

老李不老,只是三十多岁,但是头发稀疏,一看就是睡眠不足的样子。已经在 120
工作 3
年多,肋骨因为一次救护车被抢道急刹车在车内摔倒骨折。医院给予了三个月的休假而省略了工伤的申报。

“我的急救世界始终在出车急救、医院转送、回站短暂休息、再出车急救这样看似简单而又不简单、单调而又充满意外的循环中度过。”作为随车的一名医生,在急救车3平方米左右的狭小空间内,刘欣不仅要依靠简单的医疗设备、凭借不断积累的急救经验,对复杂、危重的病情快速做出合理的判断,给予准确的救治,还要做心电图、静脉输液、气管插管、心肺复苏和抬抱病人。

按理早就该跳槽或事逃离这个急诊行当,但是他签的入职合同就是必须急诊 120
才能够得到同工同酬待遇,所以无论怎么艰难他依然还要在救护车上奔忙。

急救员被打,他依然坚持先救病人

「医闹入刑」的事情是前一阶段老李最热心的,他的微信朋友圈里总是最多的诸如「医闹伤医」报道和「医闹入刑」,「卫计委的新举措,针对医闹零容忍」这些东西。

刘欣坦言,病人饱受病痛折磨、家属花钱出力,怨气大;大医院没有床位不能及时收治病患、交通道路严重堵塞导致救护车晚到等多重因素叠加,急救医生就成了医患矛盾最直接的直面者。

因此在最高法发文明令禁止医疗场合的针对医护人员的暴力那一段时间似乎总能看到他原本苍白的脸上泛着红光,连平日里泛着血丝的眼睛都神采奕奕。他的嗓门在同事们谈及医闹入刑的时候就陡然增加了几分贝,只有急救中心主任在场时,他才不敢多说话,把发布最权威消息的机会留给领导。

2013年,百年一遇的酷暑,刘欣将一位病人送到三甲医院时,医院连过道都塞满了病人,没有一张空床。这位患者的病情使之不能站立,必须躺着,无奈只能躺在救护车的担架床。“当时还有一位患者等着急救,躺在担架床上的患者也急需救治。当我们赶到下一位病人现场时,患者家属很不理解。”刘欣回忆,激动之时,家属不问缘由地上前动手打了急救员。此时,顾不得这一切,刘欣赶紧蹲在地上,迅速将老太太的手腕固定好之后抬上担架,送住医院。

「医闹入刑」正式生效的第一天,就发生了某地医生被打的事情,老李恨恨的说,这个时候还有人敢顶风作案,真的是找死,其实这种想法一直也是我们的关注点。不只是老李,我们每个人都在聊着这个攻击医生的人会受到什么制裁,老李翻出了法律条款一条条解读给我们看,那个时候的我们每一个人都是老李的想法。

作为救护车上医疗团队的核心,刘欣有委屈,但他深知受点委屈没什么,能确保病人的快速救治才是他们努力的方向。

平时手机流量精打细算的老李一直关注着案件的进展,慢慢的就销声匿迹了,至于受伤患者本人和就职的医院一直未有任何新的消息发布在网上,而来自官方的伤人处理意见一直未见任何媒体报道,老李的心情也渐渐的低落,但是他依然坚持即便是没有入刑,也会被警方惩处了,甚至被打的医生接受了患者的诚恳道歉和经济赔偿。这一点我们也同意了老李的看法,毕竟官方权威发布「医闹入刑」可不是说着玩儿的。

女儿发高烧,他与之“擦肩而过”

然而来自大年夜开始的各种连环打伤医生事件,从大年夜到初七上班,几乎每天都有,似乎这个节日就是这样,患者的任何不爽都可以在医院里挥拳解决的时候,老李怀疑了他的之前想法,这「医闹入刑」还是离着有点儿远,够不着的感觉呢?

在救护车上的工作就是24小时轮转、全天候待命,没有正常的休息和节假日。刘欣记得,一天值夜班母亲打来了电话称,孩子突然发烧到40度,正在赶往他所在的医院,电话里母亲的声音略带哭腔、十分焦急。正当刘欣跑去接她们时,同事说接到调度室电话,一位疑似心梗病人需要急救。“当时,外面下着大雨,我转身回去时,看见母亲心急火燎地抱着女儿从计程车里出来,我喊了声我要去出车了。就把她们撂下了,甚至没看清这么大雨有没有人替她们打伞。”刘欣说,当他完成一系列的抢救,把心梗患者送到医院的时候,看到自己手机上有数不清的母亲的未接来电。

上午出车去一个病人家里,老人的家境看似不错,儿女一大群在家里喝酒,席间兄弟们争吵并动起手来,老人当场心脏病发。老李赶到现场不超过
10
分钟,一是距离不远,二来开车的老唐是有名的「飞车手」,曾经在沪杭高速公路上赶超一切车辆。我们都怕他,没有哪个愿意跟他一起出车,而老李的肋骨骨折就是这兄弟的杰作。但是老李为人平和,从不会发飙。

粗略算来,经过刘欣救治的病人已有三万六千余人。跟着救护车,风里来雨里去,刘欣跑遍了城市的大街小巷,他的急救路码表达到40万公里,这足足能绕地球十圈。

老李的业务能力在我们这里没得说,到了现场后评估病人,吸氧安排转运一切都井井有条,抬上担架马上要走,却被家属拽住要求处理另外打架的两个兄弟,一个脸上挂伤,另一个手臂挫伤。看似问题不严重,简单处理后建议去医院复查。

回想十年的路程,刘欣说,每当把危重病人从死亡的边缘抢救回来,每当家属由衷地说声谢谢,一种巨大的成就感油然而生。

在收费的时候家属很是不满,「几块纱布,擦擦伤口你收了我 10
块钱,你们医生的心太黑了吧?」因为急于转病人,那个老人家的心电图提示有
st 段抬高的迹象,老李无法过多浪费时间解释,便匆匆抬着病人下楼。

“人活着,总要有一些精神,不畏惧,不退缩,不抛弃,不放弃,我在120急救一线,不离不弃,始终如一。”刘欣说,他始终把病人的安危放在首位,看到猝死的病人能康复出院,看到车祸的伤员能转危为安,看到他们真诚的微笑,他就是快乐的。

上个世纪的居民住宅很少有电梯,两个担架工纵然是壮汉抬着一个身体肥胖的老太太也是吃不消的,在楼梯狭窄处很多住户放了舍不得扔掉的装修垃圾导致了担架无法转身,拿着急救包/心电图的老李和护士加上担架工几个人也不能把担架转过来。病人氧气袋的氧气数量有限,而此刻身后的家属们一直在看着却没有人愿意出力抬病人,虽然这是他们自己的家人。

沂蒙晚报 记者唐丽丽

一个看似小女儿的嘴里责备着救护人员的的高收费就该自己抬担架,并威胁老李到了医院会投诉医生,而另一个看似很壮的汉子放言,老太太有一点三长两短绝不会放过老李。甚至在疾驰的救护车里家属依然喋喋不休的说他是某学校的领导,要记下老李的工号因为他认识院长等。

之后的情况老李没再继续说下去,我也是不大清楚。只是今天一早,老李的微信朋友圈里见到了一句话,「2016
年想没有医闹,这话糊弄鬼啊!」这句话,我点了赞并发了个坏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