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app下载 / Blog / 医学科技 / 有专家称手术切除的结节不足三成是恶性,一个医生的住院经历
图片 2

有专家称手术切除的结节不足三成是恶性,一个医生的住院经历

编者按:医生「变身」为患者,体验从检查他人到被检查,经历查体、量血压、红包、术前谈话等种种情形,又是何种心态呢?

由中华医学会、中华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主办,广东省医学会肿瘤学分会、中山大学肿瘤防治中心承办,中国南方肿瘤临床研究协会协办的中华肿瘤大会近日在广州白云国际会议中心召开。中华医学会肿瘤分会甲状腺学组在此会议上正式成立,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高明教授当选首任组长。由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牵头,包括浙江省肿瘤医院、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中山大学附属肿瘤医院、河南省肿瘤医院、福建省肿瘤医院、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共同参与的甲状腺肿瘤多中心临床试验项目也在会议期间宣布启动。

量血压

甲状腺癌发病呈“潮涌”增长态势

早晨还在迷迷糊糊的睡梦中,听到呼叫器中传来一声「03
床来护士站量血压」。邻床问我:叫你吧?我一轱辘从床上爬起来,打开手机一看:5
点 40
分。我晕乎乎走到护士站,坐在凳子上,护士把立在地上的电子血压计袖带给我缠上,测出数值后我又回到病房。这是我住院的一幕。

据高明教授介绍,目前,甲状腺癌发病呈“潮涌”增长的全球态势,已成为最常见恶性肿瘤之一。在中国,有调查数据显示,甲状腺癌为新发肿瘤的2.8%,位列第四,部分城市如上海、杭州已成为女性恶性肿瘤第一位。

三个月前单位体检超声发现我甲状腺有一肿块,虽然不到 1
厘米,但超声下的特征不好:孤立结节,边界不清呈毛刺状,回声强伴有钙化,而且血运丰富,几乎所有提示恶性肿瘤的特征都具备了。我一紧张到京城一家三级医院复查超声:考虑甲状腺原位癌;当天又做细针穿刺,三天后细胞学结果是「甲状腺滤泡增生」。

图片 1

本来想着是虚惊一场,可三个月后超声检查仍然提示「甲状腺原位癌可能」,我再次求助头颈外科医生:建议尽快手术治疗。就这样,我住院了,头一天就出现了开头的一幕。

中华医学会肿瘤分会甲状腺学组首任组长高明教授。

我想,还不到 6
点就被叫起来测一个血压,这一喊同室病友的觉也不用睡了,我也感觉没睡好。现在提倡「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真的应该让病人睡到自然醒。大概我术前是三级护理,所以被唤到护士站测量血压,但心里不是很舒服,我不知道护理上是否有要求。

据介绍,甲状腺良性肿瘤以甲状腺腺瘤和结节性甲状腺肿多见。恶性肿瘤95%以上为分化型甲状腺癌,极少数为其它恶性肿瘤;甲状腺癌发病机制尚不明确,尚无有效的预防手段。故目前临床关注的重点是早期明确诊断和规范化治疗。经过规范化的诊治大多数患者都能长期存活。

纠结的红包

细针穿刺检查可确认大部分结节的良恶性

住到医院第一天,走廊里、同病房的家属和患者们都在议论要不要送红包、送多少红包、找的哪个主刀医生等等的「热点」问题,和我住在一个病房的是位
69
岁河南农村的老妇人,颈部肿块很大,她已经是第三次颈部手术了,原来手术结果、良恶性一概不知,老人家没有文化,最后一次人口普查时派出所填报户口把名字弄错了,现在身份证名字和原来住院名字不一致,既往手术病案也调不出来。她的儿子是个做小买卖的,来医院后很「活跃」地在一层楼的各个病房里外穿梭,大约一个小时的功夫回到病房神秘地和我说:明天做手术的都没送红包;原来手术的哪个病房哪个床送了红包,送了多少,给了哪个中间人,然后问我:你送吗?

甲状腺结节是一种常见病,触诊检出率为3%-7%,高分辨率的B超检出率为20%-76%,其中甲状腺癌仅占5%-15%。当超声检查怀疑结节可疑恶性时,需要做超声引导下的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这是国内外目前公认评估甲状腺结节最可靠的手段。术前通过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诊断甲状腺癌的敏感度为83%,特异度为92%。术前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有助于减少不必要的甲状腺结节手术,并帮助确定恰当的手术方案。

我送吗?这还真是个问题,虽然身为医生,深知送不送红包医生都会尽心尽力为你手术,但是,也想着身为同行,用点「心意」拉近一下距离,是不是更好呢?所以,我就告诉他:上次看门诊我下夜班来的晚,早就没有专家号了,我冒昧找到这个专家给加了号,又给排住院,也是很费了心的,所以,我备了一个小礼物,以示谢意。这不得了,临床的儿子一听我这话就和他妈妈说:送吧,不送不托底,医生也不容易,而且狠下心说送五千。

手术切除的结节只有不到三成是恶性

其实,在我看来,他那句「医生也不容易」更珍贵,这是对医生工作价值的认可和理解。昨天晚上我见科室内的高年资医生手术结束又写病历,离开医院都在晚八点以后,住院医生和进修医生接诊白天入院的病人、问病史写病历,离开医院时都在晚
10
点以后了,真的是很辛苦、很不容易。很多患者和家属在走廊里看到医护来回穿梭,很关切又小心翼翼地说着「李大夫辛苦了」、「王主任吃饭了吗?」,那一刻真的是很温情,无论我是做为医者还是患者,我的心头真的是有一热的感觉!

在患病率不断增长的同时,甲状腺癌是否存在过度诊断的声音也不断增加。目前病理形态学的评估仍有一部分甲状腺结节患者是无法确定其良恶性,这些患者只能通过接受手术来明确结节的良恶性。

第二天,我的手术大夫查房后,叮嘱我一些事情出了病房,我的家属和邻床的儿子费尽心思和周折,也没有把「心意」送出去,医生一直有意躲避着,嘱咐我们不要多想,好好休息等等!

然而,手术切除后诊断恶性肿瘤比例仅为5%-30%之间,并且即便诊断为甲状腺恶性肿瘤,大部分都为非侵袭性,且预后良好。也因此部分罹患不确定性甲状腺癌结节的患者经历了不必要的手术治疗,给患者带来不必要的身心和经济负担。

后来确定说送红包那个患者其实是把钱给了领他看病的中间人了,而非医务人员,直到我出院,也没听说这里有谁送了红包。

图片 2

「切」还是「不切」

精准医疗有助破解过度诊断难题

对于甲状腺手术还真的不是很了解,近几年简直成了流行病,甲状腺结节、甲状腺癌的病人越来越多,周围随便一划拉准能牵出个张三李四的做了甲状腺手术,但也有术前高度怀疑恶性,术后病理良性的。
所以在医疗界也有「甲状腺」被过度检查、过度医疗的呼吁,但谁要想带「癌」或「可疑癌」生存下去,真的是需要有点勇气!与「癌」伴舞的人,始终是我敬佩的对象。

为解决上述问题,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携国内多家医院与上海睿璟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开展临床研究合作,正式启动“甲状腺肿瘤多中心临床试验”项目。此项目由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高明副院长发起,方案分为诊断和预后风险评估两个部分。诊断部分应用二代测序通过对甲状腺结节人群进行前瞻性研究,有效识别良性结节或提示为恶性肿瘤,预后部分通
过对甲状腺乳头状癌的复发/转移的分子病理特征研究,对协助临床医生进行发病风险的精准评估、肿瘤分型的准确诊断、临床预后的精准预测以及治疗方案的个性化制定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轮到我签署「手术知情同意书」时,我毫不犹豫的签了「同意手术」。另外,讨论手术切除范围的时候还是「纠结」了一下:我原想
0.8
厘米的结节单纯切除肿块就可以了,可医生给我交待切除一侧甲状腺叶,我还是有点不太接受。同爱人商量:爱人坚持再做一次细针穿刺细胞学检查,否则一旦不是恶性切除后又要激素替代治疗又需要调整剂量等麻烦。主管医生帮我耐心分析:如果穿刺结果如前、超声仍高度怀疑恶性肿瘤,你仍然要面对现在一样的选择,怎么办?「宁左勿右,做吧」。

欧旭江

我说服爱人同意医生的建议:左侧甲状腺叶切除术,如果术中冰冻病理恶性,加甲状腺峡叶切除。遂在「手术知情同意书」、「冰冻病理知情同意书」、「不送红包贵重物品承诺书」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心里真的如五味瓶被打翻,很不是滋味。想起有时在路上偶尔遇见健朗的老人夸自己
70
多岁,没打过针、没住过医院,我总是要投去羡慕的目光,想起自己命运多舛,明天是我有生以来第五次开刀手术,自读医学院开始,就一直在修理着看起来还很结实的躯体!

欧旭江

「肿瘤君」,滚蛋了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南方号~自营号~日报专刊自营号~健康生活圈

手术当日,9
点钟我被推进手术室,主刀医生和我聊着私立医院工作如何的闲话,麻醉医生就把面罩扣在我的脸上,很快就迷迷糊糊睡着了。感觉打了一个盹的时间,耳边就传来大声的呼唤「醒醒」「睁开眼睛」「手术做完了」。我努力地睁眼睛,拼尽力气要问一句「良性,恶性」,可是嗓子就是发不出声音,眼泪都急出来了,这时候我的主治医师扶着我的肩膀告诉我:冰冻病理结果和他预料的一样,是甲状腺乳头状癌,切除了左侧甲状腺叶和峡叶,清了一组淋巴结,没有转移,手术很成功,放心吧!随即被推出手术室送回病房。

术后三天,我咽喉部疼痛如刀割,每顿饭只能喝一点粥,不过还好,我发声没有问题,引流袋中引流液也不多,切口不是很痛,讨厌的「肿瘤君」滚蛋了,我还没有副损伤,真的非常感谢我的主治医生,他的「火眼金睛」没有放过这个作恶的「肿瘤君」。术后大病理回报:甲状腺乳头状癌,高分化型,累及被膜,淋巴结无转移,分期为
Ia。

不幸中的万幸,如果单纯依赖当初的穿刺细胞学检查结果,可能我还在观察。所以临床医生对彩超甲状腺检查结果的判定把握的很准,否则疾病进一步发展穿透甲状腺被膜会带来怎样的后果,想想很后怕。

.
手术后三天我和同病房的病友一起出院了。老人家虽然颈部做了三次手术,病理却是单纯甲状腺肿瘤,考虑原来也是良性的,只是这次又复发了。我的虽然是恶性肿瘤,但主治医生嘱咐我好好休息,尽量减少工作压力,别有思想负担,可以把这个肿瘤看成一个普通结节,切除后就没事了。看来光顾我的「肿瘤君」还不算太坏,那也让它滚蛋了!

后记

得病后的感悟:

前一段时间微信朋友圈里疯传的一段话是上海高校的一位女老师得乳腺癌后的痛悟,中心内容是人活在世上什么最重要,那就是你的生命,如果生命不在,你为之奋斗的事业、名誉、地位、金钱就都不重要了。所以告知人们珍惜身体健康,珍爱自己的生命,就是对家人最好的报答,现在觉得确实是肺腑之言。

甲状腺癌的流行状况是全国各个城市普遍高发,工作和生存压力大是可能的发病诱因。我最近五六年做产科主任,无论是在公立医院还是走出体制到私立医院一直闹人慌,科室医生配备始终不足,自己又要强,凡事都要做得圆满,苦苦地支撑着科室的运行。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有我在就有产科阵地在」。

科室的住院医说我:主任就像是一块砖,哪里需要哪里搬。产科工作来自医疗本身和监管部门的管理压力就很大,知识更新又快,要紧紧跟上时代的步伐,就要不断地学习,所以承受各方面的压力都很大。另外我
30 多岁因子宫和一侧卵巢疾病而做了子宫和一侧卵巢切除术,40
岁开始因围绝经期的不适而服雌激素替代治疗近 10
年时间,甲状腺癌据说和雌性激素相关。等等这一切,都可能是我患甲状腺癌的诱因。

因此,手术后我最先做的就是选择减压,辞去工作,逃离雾霾北京,来到青山绿水的广西巴马休养。

关于红包说明

其实自己做了很多次的患者,关于红包的问题我有几点感受:首先是病人送红包求关注,得病后尤其是大病家里和患者本人都特别着急,希望大夫能多给予些特殊照顾,期望用红包加强一下联系,医生治疗更上心,患者能更快得到好的治疗结果,红包就是充当桥梁作用,桥架上了心里就有底了,往往这样的患者对医生的期望值很高。

还有一种是真心诚意想感谢医生,身体健康出现问题,医生能手到病除,解决的是家里的大问题,所以怀着感恩的心情送点心意表达一下,这是一种礼仪式的红包,比如我就是这种心理,我非常感激我的主治医生,素不相识给了很多关照,而且手术很成功,就是想表达一下心意,所以没收对我来说是个遗憾!再有一种就是跟风,本来不想送,但大家都送,我不送是否对我们不好好治疗,这样的最危险,一旦治疗结果不如意,那就可能引起纠纷。但现在的红包问题已经是历史了,现在的医生都不收红包,不管你的意图是怎样的!

关于工作:现在医生自由执业,在公立医院稍有不顺心,可能就想走出体制内,而且又有线上线下大医疗集团轰轰动动的,很多年轻人都有一颗驿动的心,我劝大家慎动,只有公立医院那个平台才是管你病老让你任性的地方。私立医院老板追求的是利益的最大化,有病或利用价值不大你就得立马走人。我手术后回到工作的医院,还没等到我辞职,人家就递话劝我离职,让我感觉「现实真骨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