必赢手机app下载 / Blog / 电子商务 / 最具突破力公司90

最具突破力公司90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博得大量关注的同时,第一批电动汽车运行已经超过20万公里,从电池的使用寿命来看,自2018年起,国内首批进入市场的汽车动力电池即将迎来“报废潮”。从国家层面来看,去年12月至今,国家有关部门陆续出台了《生产者责任延伸制度推行方案》《车用动力电池回收利用拆解规范》等,为废旧电池回收提供规范路径。

有政策的暖风呵护,资本自然闻风而动。3月10日,蓄电池生产厂商骆驼股份公告称,预计总投资50亿元建设动力电池梯次利用及再生产业园,目标形成年回收处理约30万吨废旧动力电池的能力及相应的正极材料生产能力。而据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分析显示,回收市场未来将是百亿级规模产业。

事实上,作为铅酸蓄电池龙头企业,骆驼股份一直对锂电池领域兴趣浓厚,从2008年开始进行技术研发等工作,但锂电业务一直没有取得较好的业绩表现。2017年半年报显示,骆驼股份在扣非净利润下降的原因中也提及“锂电池产能暂未充分释放”。

如今,骆驼股份大手笔投入50亿元建设动力电池梯次利用项目,显然是仍未放弃锂电业务,明确表明要“完全打通动力电池产业循环,做到回收价值的最大化”。骆驼股份证券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司后续回收业务将依托铅酸电池遍布全国29个省的售后与回收网点,并与各大主机厂合作,动力电池回收渠道可得到保障。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从2017年开始,多个上市公司密集布局动力电池回收市场,逐渐形成了三类经营主体:包括比亚迪、宁德时代等为代表的整车及电池厂商,华友钴业、厦门钨业等为代表的电池材料供应商,以及格林美、天奇股份等为代表的第三方回收机构。

“市场才刚刚起步,必须要有大量电池淘汰,才会涉及到回收利用的问题。”真锂研究首席分析师墨柯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新能源汽车市场真正发展是在2015年,大面积动力电池淘汰应该在2019年或2020年,所以企业现在开始布局,抢占动力电池回收渠道。

高工产研锂电研究所数据显示,2018年动力电池报废回收将达6.39万吨,同比增长129.99%;到2020年回收量将达24.76万吨,回收市场未来将是百亿级规模产业。

目前,动力电池回收方式分梯次利用和资源回收两种,其中梯次利用是较为理想的方式。但《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梳理后发现,上市公司布局的动力电池回收业务多数为资源回收,即拆解钴、锰等金属材料进行再利用,从事梯次利用的较少,而这与近两年来动力电池上游原材料上涨不无关系。

根据GGII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动力电池四大关键材料产值610亿元,同比增长62%;其中,正极材料产值增幅最大,主要系2017年电解钴涨幅超过100%,碳酸锂价格涨幅超过30%,使正极材料价格大幅上涨。

在上游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的同时,动力电池价格却因补贴退坡等因素不断下降。动力电池企业国轩高科在2017年业绩快报中表示,因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调整,2017年国内动力电池价格普遍下降,同时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整体盈利水平,报告期内归属净利润同比减少10.73%。

为了保障原材料来源稳定并且降低成本、实现产业链闭环,不少上市公司通过介入动力电池回收业务,逐步减少对外部材料的采购数量。

必赢体育官方网站,例如,2017年8月,厦门钨业对动力电池回收企业赣州豪鹏进行增资扩股,成为其第一大股东。厦门钨业称,本次增资有利于公司快速做大做强二次资源回收产业,同时保障公司电池材料发展对钴、镍金属的需求。2018年1月,天奇股份通过旗下基金受让金泰阁钴业98%股权,并表示此次投资看中其在废旧锂离子电池回收、处理以及资源化利用方面的行业地位。

另外,墨柯还认为,从经济效益看,动力电池梯次利用的拆解是严重不合算的,需要政府推出政策和补贴,现在真正能够产生经济效益的还是正极材料再造。

机器会抢走人类的饭碗吗?别慌,至少有三种工作还是不太容易由机器来替代人的。

人工智能时代的产业竞争中究竟谁执牛耳?可能会有90%的突破性人工智能企业集中在美国和中国。

这些,都是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年会上,中外专家、企业家的思想火花。

据麻省理工斯隆管理学院教授埃里克·布林约尔松介绍,他们研究了973种工作,发现几乎没有什么工作是完全可以由机器来取代人的。但这位教授还表示,也几乎没有哪种工作是不受AI影响的,每种工作可细分为20至30项任务,其中三分之一的任务是可以由自动化完成的。

类似于汽车取代马车,虽然马车夫失业了,但也创造了新的就业岗位——汽车司机。在人工智能时代,预计现有工作中的50%将引入AI,同时生产效率将提高一倍。携程集团执行董事会主席梁建章介绍,借助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携程的呼叫中心已实现自动化,预计那些重复性的工作在未来20到30年内,会逐渐的被人工智能替代。

担心失业吗?埃里克·布林约尔松给出的建议是:要更多地从事那些需要作出决策的工作。伦敦政治经济学院教授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认为,人们应该去做那些需要判断力的工作,现在的问题就是预测未来需要什么样的工作,然后把“马车夫”训练成为“汽车司机”。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认为,新型的工作会不断出现,而以下三种工作更不容易被人工智能替代:一是帮助人们进行管理、理财决策的工作;二是高技术的开发工作,比如手机程序研发;三是医疗健康等服务性工作。

克里斯托弗·皮萨里德斯等专家特别强调,技术飞速发展,企业和个人会不断学习新的理念和技术,政府则应该提供一定的帮助,鼓励终身学习。

未来10年产业竞争中谁执牛耳?

目前,全球资本已将人工智能看作最大机遇。据麦肯锡的研究,人工智能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可以达到1.4%至1.8%。新的技术会催生新的产业高地,谁将在变革中受益?布莱尔资本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吉姆·布莱尔表示,在今后10年,那些最具突破能力的人工智能企业中,将有90%集中在中国和美国。

中国已经成为人工智能产业强国。在本次论坛上,BAT被频频提及,它们在硅谷的实验室也被业内视为强有力的竞争者。吉姆·布莱尔就在演讲中强调,中国在人脸识别等方面已经做到了全球领先。中国电子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烈宏介绍,人工智能的全面融入使海康威视的摄像头从传统的“看得清”变成“看得懂”,人脸识别准确率提高到98%,更使安防行业从传统的“事后处理”转变为事前的“预测预警预防”。

吉姆·布莱尔希望未来能到中国投资人工智能领域,他特别关注人工智能在生物医药、金融科技等方面的应用。“机器通过学习,可以帮助医生对癌症等作出更准确的诊断。有了机器的帮助,医生将能给病人提供更好的诊断服务。”吉姆·布莱尔强调,希望能在中国扩展这类技术的应用。

“对中国来说,更实在的产业问题是用好已经相对成熟的人工智能技术。”红杉资本全球执行合伙人沈南鹏说,人工智能技术突破固然值得期待也值得投入资源,但利用国内各产业已有的大数据优势,推动消费升级和企业效率升级,对高质量发展的中国经济尤为重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

网站地图xml地图